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陈姓文化—江山樟湖陈氏
陈姓文化—江山樟湖陈氏
2015-11-22 15:25:32.000 来源:
编辑:xuemenjun
点赞:  点击:155  评论:

距今3000多年以前,在今天的河南省境内爆发了一场惊世大战。当时统治天下的殷商王朝已历六百余年,在位的三十一代君主帝辛好大喜功、亲佞远贤,导致朝政日非,天下诸侯纷纷判殷投周。然而帝辛不但没有自省,反而更加变本加厉,甚至在国库空虚之际,仍然派军队主力远征东夷,造成了殷都朝歌空虚。周武王姬发抓准时机,亲率战车三百乘、虎贲武士三千以及诸族联军数万人东伐殷商,军行至牧野,迎面撞上帝辛仓促武装的奴隶军队70万人,周军士气高昂,人人争先,而商军皆由奴隶组成,缺乏斗志,纷纷倒戈。引导周军一举攻入朝歌,灭亡了商朝。 

志得意满的姬发进入朝歌,开始大封功臣,并追封上古圣人的后裔,找到了帝舜的后裔妫满,封他为陈侯,并将长女元姬嫁给他,让其奉守舜的宗祀。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的晕乎乎的妫满,美滋滋的带着娇妻赴任去了。从此他在封地励精图治,选贤任仁,使陈国成为了周初的强国。 

这位幸运的妫满死后谥号为“胡”,世称“陈胡公”,他的后人遂以陈为姓。陈国传二十世,至最后一任国君陈湣公时,为楚所灭,湣公之子衍避难于阳武户牖乡,乃以故国为姓,称为陈衍。陈衍的子孙在户牖世代繁衍,直至秦汉之交,这一支陈氏出了汉初名相陈平,他六出奇计,辅佐刘邦平定了天下,先后被封为户牖乡侯、曲逆侯,食邑达三万户。史家赞他道:“陈平奇计,叹为观止.” 

陈平之后,子孙世代仕汉为显宦,到东汉末年,其后代东汉太丘长陈实是陈氏历史上一位极其关键的人物。陈氏世系源流中,均以帝舜为陈姓的“血缘之祖”,舜以下,传至妫满在陈地立国,陈氏又以妫满为“得姓始祖”。陈胡公之后,陈氏有陈平户牖支系、陈汤山阳支系、陈全温俊仪支系等,这些主要支系最终都归于陈实。陈实之后,陈氏的众多支系,如:陈朝长城支系、开漳派等,又都以陈实为祖。可以说,陈实是陈姓继舜、妫满之后的第三位重要始祖,因他世居颍川,故陈实又被尊称为颍川陈氏始祖。 

在闽侯县南通镇的江山陈氏家族,即是源自颍川陈氏。而江山陈氏的入闽史,则要上溯到西晋永嘉年间。当时的中原大地,胡骑纵横,兵荒马乱,陈实的六世孙陈润为避战乱,从光州固始携眷入闽,并担任了福州的地方官员。永嘉六年,他辞官归隐,迁居晋安郡(今长乐)岱边,被后世称为入闽陈氏始祖。自此而后七百余年,陈润的二十四世孙陈恕于北宋景德祥符年间(1004—1006年),由长乐阳夏迁居闽侯南通陈厝村,遂在此开基立业。 

江山陈氏自陈恕公迁居陈厝之后,世居于此,迄今已有九百余年,传三十七代,子孙繁盛。记录在册的进士就有五十多人,历代更是涌现出不少著名的文人,人称“海滨四先生”之一的陈烈就是其中翘楚。 

陈烈,字季慈,号季甫,侯官人。其人性孝,讲究道德修养,重视读书静养工夫。一生无意仕途,唯放心学问。据说江山陈氏的由来和他有着颇为密切的关系。北宋元丰年间(1078—1085年),陈烈在家乡阳厦建翁山书院,作为其读书之处,执教讲学,从者数百人,遂将书院取名为“江山第一楼”,寓意“江山第一,江山毓秀”,于是首倡本族为“江山陈氏”。又有传说称:一次,皇帝在朝宴之后问陈烈道:“卿家族兴旺发达,多有贤能志士,故乡必有好山水?”陈烈回答道:“吾家只是屋前有江河,屋后有山丘而已。”皇帝听罢,随口道:“那卿之家族可称为江山陈氏。”陈烈随即拜谢皇恩,从此其族世代传为江山陈氏了。 

明万历三十一年(公元1603年),陈恕的第十九世孙陈子发再举家迁居苏坂,创立江山陈的苏坂支系,延至二十一世纪初,苏坂支系已历十八世,在乡人口800多人,海内外乡亲近千人,形成了江山陈的一大支族。而苏坂支系出身的陈壁,其名声更是不逊色于他的先祖陈烈。 

陈璧(1852~1928),名玉苍,字禄远,他17岁中秀才,23岁中举人,25岁中进士,一路仕途通达,先后任内阁中书、监察御史、顺天府尹、户部侍郎等要职,累官至邮传部尚书。公元1895年,中国于甲午战败后,陈壁时任湖广道监察御史。这期间他奏请保护华侨,更曾大胆主张将台湾暂租给西方列强以避免落入日本之手。次年六月他返乡奔丧,看到福建船政停滞不前,便三次奏请整顿船政,针对船政局资金短缺这一主要症结,提出了开采穆源铁矿,以船政局现有的机械设备进行冶炼,产品供船政局使用,并由船政局铸造洋钱流通市场以增加财政收入。他还建议利用闲置船只发展客、货运输,利用设备齐全的优势广造民用产品。这些措施的先后采纳实行,对促进福建船政发展起到了不可估量的重要作用。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四月,陈璧升邮政部尚书,在任期间,他推行一系列兴利除弊的改革措施,触犯一些贵族官僚的利益。他们弹劾陈璧“滥用私人,糜费公款”,众口烁金之下,陈璧有口莫辩,终被罢职。九年后,陈璧病逝于北京苏园家中,享寿77岁。 

步出江山苏坂陈氏宗祠的大门,沿着小路几回转折,缓步走过陈璧当年捐资重修的榕荫桥,看着沿河两岸静静的人家,心中不由得闪过一丝的悸动。当年陈氏的足迹是怎样的一步一步,从中原到闽中,从阳夏到陈厝,再到眼前的苏坂,将原来的荒芜的土地耕种成肥沃的良田,将人烟鲜至的绝域发展为热闹的集市?这其中蕴藏着绝大的智慧!

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