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天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姓氏网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秦定三的传奇
秦定三的传奇
2015-11-22 15:25:32 来源:
编辑:xuemenjun
点赞:  点击:13  评论:

(图为秦定三老碑石和新墓碑)


秦定三(1794一1857),亦名定山,字占五,号竹坡。湖北省阳新县下秦村人(原为兴国州)。

人物生平


1822年中武举,1826年会试中式,1829年殿试,赐一甲第二名进士及第,授二等侍卫。

1836年任广西桂林营游击,次年擢广西抚际中军参将。

1841年,秦调赴广东防剿英军,囚身先士卒,亲燃万斤巨炮,击沉敌舰,赏戴花翎。

1842年提升四川维州协副将,后迁贵州镇远总兵。创立营田,接济兵食,严惩贪污,不妄杀人。苗民奉祠建碑,以感其德。

1850年,镇压义军李发源部“有功”,赏悫勇巴图鲁称号。

1851年,率黔、滇之兵镇压贵平、宣武、永安等处太平军,大败,手被击伤。

1852年3月擒获太平军将领洪大全送北京。都统乌兰泰死后,秦代统其军,“进剿”桂林、道州、郴州及湖北洪山之太平军。

1853年充向荣先锋,继续追击太平军,由九江,安徽直抵金陵城下。

1854年擢福建陆军提督,进驻舒城,击破金陵、安徽,湖北三路增援南塘连镇之太平军。

1856年赏骑都尉世职。由庐江进驻桐城,镇压潜山、太湖,无为、巢县、安庆各路太平军。

1857年l0月,脑后患恶毒,卒于溧水军中。清廷谥号“恭武”。


人物事迹

秦定三扯竹报仇

秦氏有一部分族人在阳新县龙港钟山岭,由于山高地险,有些子孙长大后就搬迁到山外定居了,留在钟山的人家很少,秦氏在山场守业和田地开发上往往受到人势强盛的邻村的欺侮。 一日,秦村人在祭祖时发现邻山的竹子有几根新笋长在秦家的山坡上,就用柴刀砍了。邻山山主知道此事后,纠集了一群人,找到秦家族长家里威协说,“下次你们再砍我们的竹笋,我们就去挖你们的祖坟。我们的竹子长到哪里,我们就管业到哪!”

那时秦定三只有十几岁,但力气很大,他得知此事后便答应为族人出头。第二天,就在秦家人马刚到祖坟山时,邻山山主人马也气势汹汹地跟了上去:“看谁敢砍我们的竹子!”秦定三走到那个大吼的汉子面前,“不敢砍你们的竹子是吗?我扯可以吗?我扯到哪,我们秦家就管业到哪。”只见他稍一弯腰就是一棵新竹子被连根拔起,他也不抬头,好像是在扯地里的杂草一般,一口气便拔起十几根竹子。大家吓得都不敢做声,动弹不得。后来商定,以后只要长到秦家山里的竹子就是秦家的。
秦定三扯竹报仇的事情不几日便传开了,“秦家真是藏龙卧虎呀,这孩子日后肯定大贵。”一些曾经欺负过钟山秦家的人纷纷自动上门赔礼道歉。

秦定三“班师回朝”

和秦定三一起殿试的有个山东姓张的进士,对秦定三很不服气,于是启奏皇上说想与他切磋,并敬请皇上御驾。
比武开始了,在最后“玩石头”时,张进士走向足有四五百斤的石狮子,一运气就把石狮子举在头顶上,沿校场转圈。就在张进士快返回原点时,他却将石狮子重重的向秦定三砸去,说时迟那时快,秦定三伸出双手接住了石狮子,并大吼一声“好功夫”,随即轻轻地将石狮子放在原地上。
皇帝见状大惊,厉声问道:“张进士,这是那一招?”张进士慌忙跪下:“启禀皇上,这叫狮子抛绣球。”
轮到秦定三出场了,他也双手抱起石狮子举起,在快要转完第三圈经过张进士身旁时,没有再停下来,而是直接走到石狮子的原位,轻轻放下。
“秦榜眼,你怎么不把绣球也抛给你的同窗呢?”皇帝好奇地问道。
“启禀皇上,张进士也乃国家一栋梁之才,臣只怕略有闪失会砸伤张进士,从而使国家丧失一个将帅之才。”听到秦定三的回答,皇上非常高兴。“秦榜眼,那你这一招又叫什么呢?”“启禀皇上,这一招,叫班师回朝。”


人物评价


秦定三不仅武艺超凡,还十分机智。传说秦定三在殿试第二场舞大刀时,也许是紧张或者过于用劲,竟然不慎将120斤大刀失手了。说时迟那时快,秦定三在这危急时刻十分沉着,巧妙地用脚勾了起来,并顺利地过渡到其它常规招式,一气呵成完成舞刀。

秦定三中了武榜眼,不仅对秦氏家族来说是头等大事,对于兴国州来说也是一件大喜事。这是有史以来兴国州第一个武榜眼。他的成功不仅是秦氏家族的骄傲和自豪,也是整个阳新的一座历史丰碑。朝廷为此特拨专款在兴国州城里为秦定三建造榜眼府。

榜眼府一进九重,宽度200多米,深度100余米。雕栋画粱,金碧辉煌。文官路过要下轿,武官要下马。只可惜榜眼府早已不复存在,据老人们介绍,现在的阳新城关步行街就是原来的榜眼府基地。


《清史稿》记载


 秦定三,字竹坡,湖北兴国人。道光六年武进士,授二等侍卫。出为广西桂林营游击,洊擢贵州镇远镇总兵。三十年,平湖南李沅发之乱,赐号悫勇巴图鲁。

咸丰元年,率贵州、云南兵赴广西剿匪,克武宣三里墟贼营。进剿象州,以贼窜逸,坐褫花翎,降三级留任。寻连破贼马鞍山、竹园村,复之。偕副都统乌兰泰破贼新墟,又夺双髻山、猪仔峡要隘,被嘉奖。又击贼於永安州,力战受伤。二年,破水窦贼垒,贼弃永安溃围走,擒贼首洪大泉。贼趋桂林,定三偕乌兰泰追之。急不暇结营而战,定三止之,勿听,乌兰泰以伤殁。定三代将其军,克花硚。桂林寻解围,以保守省城被优叙。追贼入湖南,破贼於道州桃花井、五里亭、龙安桥,进援长沙。总兵和春营妙高峰,为贼所围,定三分兵袭贼营,得解。寻贼窜岳州,定三坐不能遏贼,革职留任。进援武昌,战於洪山。

三年,贼浮江东下,向荣率大军由陆路追之,令和春及定三为前锋。甫至九江,而江宁已陷。逾月大军始至,迭战城下,贼坚壁以拒。四年,贼分党陷庐州,和春疏调定三及郑魁士率所部往助剿。时庐州久为贼踞,旁县并陷,定三连战破贼,复六安,屯三角井。会江宁贼分党入安徽,图北犯,以援畿南窜匪,道经舒城;贼首罗大纲、石达开、胡以晄、秦日昌等合众数万,四路来扑。定三所部仅二千,坚守十馀日,阵斩罗大纲,贼始挫,引去。定三集团勇攻舒城,悉破城外贼垒,又伺贼出截击,连破之。围之数月,六年,贼营火药自焚,乘其乱,薄城奋攻,梯而登,遂复舒城,歼贼四千馀,予骑都尉世职。

进屯军铺,贼自庐江、桐城分路来犯,定三往来驰击,大破之,复五河、庐江二县。进规桐城,夺小关、下关、白河岭诸隘,屯陈家铺。是年冬,贼由安庆来援,定三血战十八日,贼乃退。又破贼於桐城北门外,毁其城楼。捻匪扰河南,诏定三赴蒙城、亳州会剿,以郑魁士代任桐城军事。巡抚福济疏言定三围攻方得手,留之。改以魁士援北路,而魁士军已至。定三初与魁士同列,及和春赴江南督师,魁士会办安徽军务,权位出定三上,又因争饷,定三心不平,上疏劾之。福济所恃惟两军,难左右袒,军饥且涣。

七年春,贼又陷庐江,进犯桐城。官军为所围,不战而溃,坐褫翎顶。文宗知定三频年苦战,败非其罪,原之,故薄谴,命赴江南大营,隶和春军,屯句容。大军方攻镇江,令移驻溧水以遏援贼。寻卒於军,诏念前劳,依例赐恤,谥恭武。


评论
全部评论

0.08300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