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天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姓氏网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郦道元的郦学
郦道元的郦学
2016-07-30 17:32:30 来源:
编辑:fangfang
点赞:  点击:58  评论:

郦学。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是我国古代历史地理名著,古今中外研究此书者极多,著作繁多,内容庞杂,形成了一门世界性的学问--"郦学"。

 简介

郦道元(466或472--527)北魏地理学家散文家。字善长范阳(今河北涿县)人。自幼好学,博览群书,并且爱好游览,足迹遍及河南、山东、山西、河北、安徽、江苏、内蒙古等地,每到一地,都留心勘察水流地势,探溯源头,并且阅读了大量地理著作,积累了丰富的地理知识。他参阅了437 种书籍,通过自己的实际考察,终于完成《水经注》这一地理巨著。本书共四十卷,记述了1252条河流的发源地点、流经地区、支渠分布、古河道变迁等情况,同时还记载了大量农田水利建设工程资料,以及城郭、风俗、土产、人物等。《水经》原来记载的大小河流有137 条,1 万多字,经过郦道元注释以后,大小河流增加到1252条,共30多万字,比原著增加20倍。这部书文字优美生动,也可以说是一部文学著作。由于《水经注》在中国科学文化发展史上的巨大价值,历代许多学者专门对它进行研究,形成一门"郦学"。

详细介绍

郦学是指针对郦道元的《水经注》的研究,一般可分三大学派:考据学派、词章学派以及地理学派。

《水经注》是继《山海经》、《尚书·禹贡》 、《史记·河渠书》、《汉书·地理志》之后的重要地理著作。张岱说:"古人记山水,太上有郦道元,其次柳子厚,近时则袁中郎。"南宋蔡圭撰《补正水经》三卷,已亡佚。明清学者十分重视《水经注》,世人称郦学。《水经注》原书于宋代已佚五卷,今本仍作四十卷,是经过后人割裂改编而成。武英殿本《校上案语》说"《崇文总目》称其中已佚五卷,故《元和郡县志》、《太平寰宇记》所引滹沱水、泾水、洛水,皆不见于今书。然今书仍作四十卷,疑后人分析以足数也。"

金代蔡作《补正水经》,明代竟陵(今湖北省钟祥县一带)朱谋玮与谢兆坤等人合著有《水经注笺》,并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刊印,这是郦学的考据学派新时代。顾炎武称为"三百年来一部书"。

明代杨慎撰《水经补注》,又整理《水经》,归纳河川"八泽"之说。柳佥于正德间用宋本校《水经注》。晚明钟惺谭元春评点《水经注》又发展出词章学派,这是由于《水经注》文字生动优美,长期来为士人所喜爱。

清朝的郦学研究达到一个高峰,全祖望赵一清、戴震等都是治郦学名家。王先谦将《水经注》研究成果写成《合校水经注》。

乾隆十四年全祖望始七校《水经注》,乾隆十七年,七校毕,身后文稿散佚。经王梓材、董沛整理刊行问世。全祖望在五校本《题辞》说:"经文与注颇相似,故能相混。而不知熟玩之,则固判然不同也"。

乾隆三十年(1765年)起,戴震开始研究《水经注》,至乾隆四十年(1775年),三次校定《水经注》,补缺漏字2128字,删妄增字1448字,正臆改字3715字.此书区分经注,校勘字句,成为北宋景佑缺佚以来最佳版本。余英时谓:"东原谓方志当重地理沿革,这里显然表现出了一种狭义的考证观点。盖东原治《水经注》有年,即移《水经注》之法于方志之纂修也。"

戴震的校订《水经注》一事引发一起百年公案。当时赵一清与戴震都校订过《水经注》,由于相似处极多,戴震被指控抄袭赵一清的成果,此案争执了一百多年。段玉裁是戴震弟子,他在《与梁曜北书》、《论戴、赵二家〈水经注〉》诸篇中竭力为戴氏辨白。道光年间魏源力主戴袭赵说。张穆也论定戴袭赵书。谭献亦颇疑戴袭赵书。王国维推定戴震在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负责编撰直隶《河渠书》时,确实看到赵校《水经注》,但他认为"似非全出因袭"。

日本郦学家森鹿三则否定"戴袭赵书",1933年森鹿三发表《关于〈戴校水经注〉》,提出反证。胡适撰写《赵一清与全祖望辨别经注的通则》、《水经注疑案(壹)戴震部分及全案纲领》等文,认为并无戴抄赵之事:"这十组证据都是赵氏书里的特别优点,而都是戴氏书里全没有的……这十组都是偷书的人决不肯不偷的,都是抄袭的人决不肯放过的。若单举一件两件,也许还有偶然遗漏的可能。多到了几十件,其中并且有几百字或几千字的校语,决不会被《水经注》专门学者忽略或遗漏的"。对此,吴天任表示胡适:"于赵戴公案,虽力为辩白,亦终难取信于人。徒增纠纷,而于郦书本身,究何补益?"杨家骆对《水经注》卷十八《渭水》进行抽样调查,证明"戴之不忠于大典而复杂于赵,固至显然也"。陈桥驿表示至今仍"未获得开脱"。即使是极力为戴震辩"诬"的胡适本人亦承认,"他们的两部校本有百分之九十八九的相同"。

清初学者汪士铎等人曾绘制《水经注图》。1877年杨守敬与熊会贞开始撰写《水经注疏》,1904年,《水经注疏》稿成四十卷,是"郦学"集大成之作,"以《经》顶格,《注》水者低一格,其泛引故事者,再低一格,以清眉目。"这是郦学研究中最后形成的是地理学派。《水经注疏》中"凡郦氏所引之书,皆著出典。"如《水经注·江水二》:"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猿鸣三声泪沾裳"之句,传诵千古。杨《疏》文指出:"自三峡七百里……泪沾裳"之句共一百八十多字实引自盛弘之的《荆州记》。又,杨守敬每每点出:"此戴袭赵之确证。"熊会贞称:"戴多本《大典》本,不尽本《大典》,而戴之冤可大白于天下,戴之伪亦众著于天下矣。"另有《水经注疏要删》和《补遗及续补》两部简本。

胡适晚年考证《水经注》,称之"小玩意儿",写有二百万字手稿,但许多人认为纯粹是浪费精力,费海玑指出胡适在戴东原辩诬时所采用的是"罗素方法",胡适本人还搜集了四十一种《水经注》的版本。陈桥驿著有《水经注研究》、《水经注研究二集》、《郦学新论--〈水经注〉研究之三》、《郦道元与水经注》、《郦道元评传》等五部专著。

郦学研究

主要研究著作

自1984年以来,出版的《水经注》新版本及研究专著有15部,发表的相关论文近150 篇。研究涉及到《水经注》所包容的地理学、历史学、金石学、方言学、军事学、文学等众多学科,还包括对郦道元生平、《水经注》价值、《水经注》版本、"赵戴相袭"公案、历代郦学家治郦过程等问题的探讨。

经今人整理出版的《水经注》新版本,首先是王国维的《水经注校》(袁英光、刘寅生整理标点,上海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此书是王国维先生将其经眼的宋刊残本、明永乐大典本、明抄本及明清以来诸名家校本之异同,是自1957年北京科学出版社影印杨守敬、熊会贞合撰的《水经注疏》以来最重要的一部新版本,对于研究《水经注》版本的源流及变迁极具价值。

谭家健、李知文的《水经注选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9年版),是一种从古典文学角度出发的选注本,入选文章以该书中文学价值较高的片断为主。1929年,范文澜先生曾出版了《水经注写景文钞》一书,虽属文学选本,但几乎未作注释,所选篇幅亦较少。故谭、李的《选注》本,是目前从文学角度展示《水经注》价值的一部较好的本子。

杨世灿、熊茂洽合撰《水经注疏·三峡注补》(湖北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则主要结合解放后长江三峡段的重要变化及兴建的水利工程,择其要者予以补入和注释。补注的重点集中在四个方面:1、 三峡范围的划分和三峡工程的坝址。2、清江源出考与全流域开发。3、以今天的科技地图确定古代故城的地量位置。4、人文景观的考证。另外,1985 年马蜀书社影印出版王先谦的《合校水经注》(光绪二十三年新化三味书室刊本),虽不是新版本,但由于王氏此本亦属通行之书,钱装本借阅不易,故将其影印出版,为今人利用王本提供了方便。

港台地区的研究专著主要是吴天任编《水经注研究史料汇编》上、下册(台北艺文印书馆1984年版)及吴氏新著《郦学研究史》(同上1991年版)二种。《汇编》上下册收录历代郦学研究史料共256 篇(部),1984年以前的郦学重要文献可谓尽萃是书。《郦学研究史》则更是研究郦学发展史的第一部专著,全书以《水与人类生活》这一根本主题发其凡,继之就《水经注》撰述背景与成书时代、包罗之恢弘内涵及历代研究校本与学者等问题,分专题一一予以论述,书末以《今后水经注研究之新方向》为终篇,提出"重编《水经注》新版本"、"编纂《水经注》辞典"、"重制《水经注地图》"、"利用《水经注》地理资料作实用研究"、"大专院校开设《水经注》研究专课"、"《水经注》索引之推广"六项课题,确有指导郦学未来研究之功效。

陈桥驿的郦学研究

当代郦学泰斗陈桥驿的5 部专集:《水经注研究》(天津古籍出版社1985年版,以下简称"一集")、《水经注研究二集》(山西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以下简称"二集")。《郦学新论--〈水经注〉研究之三》(山西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以下简称"三集")、《郦道元与水经注》(上海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郦道元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其中前三部是论文专集,汇编了作者几十年研究郦学的相关文章共84篇。《郦道元与水经注》则是一部普及型的著作,作者用深入浅出的语言叙述了郦道元的生平、《水经注》的版本及价值,是一部很适合初学者阅读的好书。《郦道元评传》则从郦道元所处时代及《水经注》书中寻索郦氏业绩,系统地考证了郦氏生平,阐发了《水经注》中所体现出的爱国主义精神。

段熙仲点校、陈桥驿复校的《水经注疏》上中下(江苏古籍出版社1989年版),是一部以北京科学出版社影印本为底本,同时参校1971年台北中华书局出版的《杨熊合撰〈水经注疏〉》影印本的最新点校本,全书210余万字。段熙仲先生点校该书费时数年, 写下大量校记,于北京本之错讹做了不少勘误。后又经著名郦学家陈桥驿教授复以台湾本核校,并参以多年研究郦学之心得,对北京本原文及段注都做了订正,从而进一步提高了点校本的学术价值。该书后附录的段熙仲《水经注六论》、汪辟疆《明清两代整理〈水经注〉之总成绩》等文章,都是郦学研究史上的重要文献。陈桥驿除复校《水经注疏》外,还标点、校勘了武英殿聚珍版本《水经注》

作为一门学问,郦学需要研究的问题还很多,目前《水经注》诸版本的缺陷也很明显,如何尽早编纂出一部科学性更强的《水经注》新版本,如何宏观地研究《水经注》各学科体系及思想,都是需要今后解决的问题。


评论
全部评论

0.08984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