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曲江秦氏
曲江秦氏
2016-09-28 09:55:24 来源:
编辑:秦基龙
点赞:  点击:68  评论:

曲江秦氏,源起贵州黔南(今贵州省铜仁一带)。清乾隆初,秦再茂率次子秦益元、三子秦益亨、四子秦益昌及侄子秦益美、秦益乾、秦益文,从贵州黔南迁往湖广施南府咸丰县乐乡里(今湖北省咸丰县丁寨乡)。世居曲江之畔,故称曲江秦氏


民国九年,秦益亨五世孙秦子文、秦秀选倡修曲江秦氏宗谱。谱载:一世祖万蒙公世居陕西咸宁县,以武烈起家。明季累功至定远将军,擢镇荆州,剿寇至酉阳州治地铜鼓塘,被箭殁於王事。部卒以襟提土成冢,土人称为将军墓,功德在民,已可概见。後家属迁居贵州思南府印江县桂花树,此自关中迁黔之所由来也。二世祖有章公,崇祯年间仕至都察院,解组後复迁毗连之安化县石界砣老木抱,贳产以居,自是聚族於斯,历八世之久,駸駸乎藩衍光大矣。迨十世祖讳益元益亨益昌三公,观黔省将乱,逆苗猖獗,伏莽思逞,决然定迁地为良之计,议留十世伯祖益坤公住黔南老宅,省视坟墓,遂徙湖北咸丰县丁寨等地分住,因占籍焉。斯时,值清鼎初定,咸邑改土归流,诸多草创,十世祖昆季三人率黔之族兄弟购置周家坝、狮子岩、马桑园等地,筑室开垦,创业维艰,躬耕畎亩,忠厚传家,驯称小康焉。至是,乃迎九世祖再茂公以终养,此为迁咸之始祖也。


曲江秦氏自黔南迁楚,两百余年,文武鼎盛,名士乡绅,代不乏人,秦廷瑞,官居四川通判,有政声;秦子文,湖北之名医,遗著《玲珑医鉴》;秦国镛,官居民国中将;秦家柱,淞沪神鹰。贤达之士,不胜枚举,必使後人能知先祖之功业也。


秦子文(1870—1944),又名秀彰,今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咸丰县丁寨林麓口人。


秦子文自幼好学,颖慧超群,光绪十六年(1890年)始设“延龄堂”应诊,后又在武汉挂牌“知医”3年。民国元年(1912年),荐为县议长,仍操医;秦子文行医50余载,对内、外、妇、儿诸科造诣精深;秦氏善“四行合诊”,“八纲辩证”,望、切独具匠心,临床经验丰富,为当地一代名医。


为继承发扬祖国医学遗产,秦积数十年临床经验,剖历代各家之见解,省医理药性之奥妙,辨中草药之伪劣,著有《玲珑医鉴》、《验方集锦》等遗稿;其中《玲珑医鉴》包含药物、方剂、脉学、诊断及临床各科。


曲江秦氏老字辈:

万有宗胜 玉俸应金文 再益显朝廷

注:

1、玉字辈为民国九年曲江谱所遗漏

证据一:

贵州铜仁思南县凉水井镇张家坳字辈:

子单通 仕登玉印金 文再 

证据二:

贵州铜仁思南县凉水井镇猛溪沟字辈:

再一通 宗胜玉俸应 金文再一通

证据三:

黔南抄谱记载文玉公房字辈:

玉俸应金文 再一佐朝廷


2、老字辈的其他资料:

曲江老字辈还有另一个版本:

万有宗胜 玉俸应金文 再益通仕廷 毓(秀字辈接毓字辈)

证据一:通字辈仕字辈在曲江龙家坡再泽公房和再位公房都有使用。

证据二:通字辈仕字辈在思南县凉水井镇张家坳金韬公房也有使用。

证据三:毓字辈在龙家坡再泽公房和再位公房有部分钟字辈同辈先祖有用,再茂公房也有部分钟字辈同辈先祖有用,比如钟岳公前派名毓芳,钟俊公前派名毓藻,钟杰公前派名毓审,钟偀公前派名毓茳,钟伟公前派名毓溪等等。


曲江秦氏新字辈:

钟秀家声远 继承世祚长 敦本思先德 宝善永隆昌

注:

1、曲江秦氏新字辈由先祖朝品公所立。

2、字辈订立时间,咸丰三年前后,但钟字辈已于道光九年之前出现。

      钟字辈最早记载的是再位公房钟湖公,道光九年生人;

      毓字辈最早记载是再位公房毓材公,嘉庆十年生人;

      毓字辈最晚记载是三房钟岚公,咸丰二年生人;

      咸丰二年以后,全族都统一了钟字辈替代毓字辈。


曲江秦氏宗譜序


岁次甲午,余回咸邑聞從堂曾祖國墉公紀念碑修葺落籍林麓口,余仰慕先祖諸賢也久遂至曲江幾番挫折尋而不得,偶遇族中長輩得知先祖之事蹟,余遊學經年粗知我族之由來然歲遠年凐舊譜不存不知先祖之始終,余曾拜訪聲義聲雄二位伯父徒步十餘里拜訪從堂祖父家果抄得老譜兩冊新譜一冊,余視之如同珍寶晝夜匪懈整理成冊旬月而得附梓


我族至一世祖萬蒙公擢鎮荊州歿於酉陽二世祖有章公遷居貴州安化八世而下皆為單支世系,迨前清乾隆初年九世祖再茂公落籍曲江數百年來文武鼎盛,名士鄉紳代不乏人,廷瑞公官居四川通判有政聲子文公湖北之名醫遺著玲瓏醫鑒,國鏞公民國之中將家柱公淞滬之神鷹賢達之士不勝枚舉,必使後人能知先祖之功業也

本譜抄錄民國曲江譜之全文附錄新譜,各房世系另有先祖詩文數篇譜尾白頁數十以期後人補錄,先祖之功昭德韶另有萬蒙公長孫宗亮公一脈現落戶思南縣宗仁公後裔散落黔南,誠望附錄於後闔族同沐先祖之功德

感慕先祖恩德創業之艱難不曾稍有篡改,然才疏學淺未免有錯漏之處望後世子孫珍之重之無負先人之心血得以流傳至百世余之愿也
 
甲午年冬十八世裔孙羅恆號遠橋敬撰於施南州府


曲江秦氏宗祠落成记

秦秀彰谨撰


古者,卿大夫以上有庙,庶人不得爲之。所以严尊卑,辨等威,其防微杜渐也至矣。圣人祭之以礼,著有明训,使拘拘以朝典而垂为厉禁,无乃非仁人孝子之心,将何以收型方训俗之效耶。故朱子订礼训世,止以祠堂爲名,庶人用之不爲僭,卿大夫用之不爲贬。达乎上下,准之古今,仁之至,义之尽,而无失乎锡类之宏也。我秦氏自黔南迁咸,百有余年,聚族于斯,以居,以游,以长,以教,托先人之余荫,获温饱之麤安,虽废兴不常,而屡蹶复起,幸其间,绩奏循良者有,人才备韬略者有,人登黉序者接踵而起,选明经者连茹以升,取义成仁不乏其士,澡行浴德实繁有,徒何?莫非我祖宗在天之灵有以呵护,而默相之也。


惟报本必先追远,追远必先隆于一本之祀,是宗祠之建较他祀为尤汲汲也。道光初,族长老以久无祠宇,醵金置戴氏旧业为基址,厥土燥刚,厥位面阳,以经费拮据未果。逮我先大夫澐洲公殚数十年之经营,集千余金之巨款,艰辛不避,劳怨胥忘,爰是鸠工庀材,廓而新之,惟时,总其成者公而正,分其任者精而勤。经始于戊申四月迄,七月而祠乃落成。越庚戌,始次第竣事。


于是,筮日而告于祖,且浏览以纪其胜焉。则见夫穆然以清者,堂也。曰美哉崇焉,美哉隆焉。我先人之粟主,其尚妥于斯,而侑于斯乎?德至矣,蔑以加矣。又见乎耸然而特立者,为四贤阁也。曰美哉,巍巍乎具有凌云之势也。登高而远眺者,或有长安日下之思乎?贤哉,贤哉,其予我以思齐之慕乎哉!


循级而下,徜徉乎!左右之书室,层轩豁露,疏棂开朗,曰美哉,渊渊乎优焉游焉!庶几宾至如归矣乎,犹有久敬之遗风焉。繇是沿阼而东,庖舍秩然,洁涤瀡以奉明禋也。迤阶以西,膳室森然,设几席以别燕毛也,曰深思哉,敬而无失,恭而有礼,斯二者近之矣。去阶下数十步,花木丛蔚,中有亭翼然而杰出者,旌忠之石刻历亘古而不磨也,垣袤三十丈,掩映于垂柳参差之间者,龙门高矗也,旁列庶室二间,如乌张翼,窅然具旷如奥如之胜者,又司间之所托足也至矣哉。非甚盛德,其孰能有如是规划之详,且审哉至若?桷不刻,槛不丹,昭其俭也;宇不峻,墙不雕,戒其奢也。材取其贞而固,制取其朴而完也,猗禕哉!洵足以妥先灵而致禋祀矣。


迄今游其地者,第羡其后枕笏山,前襟曲水,狮岩踞左顾之雄,凤鸣作回翔之势,仙掌摩空而绚彩,奎阁凌汉而流丹,襟怀为之荡涤,渣滓于焉消融。旷然,若不复知前日之劳且瘁者,时乎困厄,虽达者不能作违众之欢欣;时乎安乐,虽贤者不能作无事之颦蹙。人心之戚愉夫,岂不以境哉?后之子孙,饮水思源,情殷报本,其尊崇之念,仁孝之心,岂不油然而生者乎?将见思祖德,而克自振拔,缅前休而益加懋勉,则世德长绵而家声不坠,实于建祠之本旨,创垂之初心,隐然若有契合焉,诚我族无疆之休也。是爲记。

 

注:缅前休而益加懋勉  休同煦



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