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天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姓氏网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我与胡金泳的故事----胡南山
我与胡金泳的故事----胡南山
2016-12-19 14:33:44 来源:
编辑:fangfang
点赞:  点击:136  评论:

胡金泳(左)与胡南山在湖南浏阳


我与胡金泳宗亲认识大约有一年多时间了。记得那时他是在QQ上找到我,说他是江西奉新县武术馆馆长,拿过一些全国性的武术冠军。他希望通过胡氏宗亲网,联系海内外武术、太极拳同行,开一个研讨会。我让他在宗亲网上做一个自我介绍,这才有上面他在2014年底发的一个帖子。说实话帖子很多,我也没怎么细看。但胡金泳这个名字倒是牢牢地记住了。后来到奉新去参加活动,因为忙也没顾得上去拜访一下这位武术界的新朋友。从他在QQ上所发的照片,知道他是习武又经商,在奉新还开了一家当地土特产商店。

胡金泳真正走入宗亲们的视线,是他在2015年10月的全国武术太极拳公开赛上,一举夺得陈式老架太极拳术和陈式太极单剑两枚金牌,为江西奉新太极武术馆带来了荣誉。各个胡氏网站的争相报道,也让更多宗亲认识了这位相貌平平,一脸阳光的年轻人。我对武术这行一窍不通,之前也认识几位宗亲网友,对武术拳术功夫类专业颇有建树,其中有一位是个江苏海警部队的政委。宗亲网里、QQ群中各行各业的宗亲网友都很多,如果以行业分类的话,那是完全可以分出很多个专业群,让大家有一个同姓同业者相聚交流的场所。

胡金泳再次和我联系,是今年12月湖南浏阳举办“纪念耀邦百年诞辰系列活动”期间。当时各地宗亲代表团报名工作已经在网上进行。金泳又在QQ上询问如何报名参加。因为他是江西人,理当参加江西代表团去浏阳。于是我给了他江西秘书长的电话和QQ,让他去报名。可是没过多久,江西共青城一位宗亲给我来电话,说能不能给他帮个忙,让他直接参会,原因有些特别----他的听力有障碍,与人正常交流比较困难。这时候我才忽然想了起来,好像在哪篇报道里看到过。于是我马上与他联系,让他放心,几百人参加的活动,也不在乎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参加浏阳活动一点问题也没有。我顺便又想到,既然他是全国性的武术冠军获得者,如果能在活动中参与表演太极拳,让宗亲亲眼见识一下他的正宗太极武功,岂不是更好?他说可以。我问过会务组长德清,答复说到时候和节目组导演协商一下,插入三五分钟的表演,应该没问题吧。

浏阳活动从12月20日正式开始,我提前了一天到浏阳参与了会务宣传、接待工作。整天忙于写报道、发通知,协调交通接待组的接站和接机。除了在报名签到处见过他一面,问他准备工作做的怎样,就再也没时间关心其他了。然而,正是我的疏忽才铸成了一个不能原谅的过错,成为浏阳活动中仅有的两个遗憾之一(另一个是因车祸造成的堵车,温州宗亲接机延误两个小时)。我常常在想,虽然百密还有一疏,凡是不可能十全十美。但有些事,如果是真的放在心上,身体力行认真去做,有些遗憾还是可以避免的。

演出定在20日的晚上。演出地点距离我们入住的银花大酒店还有一段距离,需要步行半小时左右。晚饭前后这段时间,我又忙于上网查行走路线发布在通知微信里,又调度当地宗亲分三批举旗引导前往。等我带着最后一批宗亲赶到剧场时,台上伟明、云兴、清甫等宗亲正先后致辞,演出即将开始。这时我记起要安排金泳表演节目的事情,马上到台上找到导演,希望能在节目表演过程中给予安排。谁知导演听完我的介绍,面带难色地说,整台节目的设计已经确定多日,并再三排演。串词、音响、背景、烟火等都已是事先设计好的,无法插入一个新的节目。他让我去找总导演协商,而这时候的总导演更是忙于演出前的最后准备工作,根本没时间再给我来解释,而之后的演出也让我彻底了解了到让他们为难的原因。

这场纪念耀邦百年诞辰的文艺演出是经过了精心设计编排的,每个节目都不是独立存在的,它们贯穿了耀邦同志光辉的一生。如演出开始,一群幼儿园小朋友的“闪闪红星”歌舞,实际上是在展示耀邦同志的红小鬼童年经历。到了平反冤假错案情景剧节目时,已经是耀邦同志复出后在中组部工作的重头戏。这些节目构成了一个完整整体,歌舞小品编排有序,剧情跌宕起伏,既不能分割开来,也不能硬插进去。看来我真是凭想当然,隔行如隔山了。而且据说这些节目事先都是经过审定的,并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变更得了的。导演和总导演几句话下来,我也是个明白人,知道多说无益。现在的问题是我怎么答复胡金泳,他为这次表演已做了充分的准备,正在台下等着上台呢。

“很抱歉!节目已经全部排好,无法列入,对不起你了!我和导演沟通过,没有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把这段微信发给胡金泳,就像一个受人之托而最后不了了之的人一样尴尬。我反思自己,错就错在一到浏阳就应该把自己承诺的事情放在首位,尽早与节目组导演沟通协商。即使不成,也不至于让人家带着服装坐在台下等着上台表演。我想得太简单,以为在整台节目中穿插一个表演应该不困难。如何补救?我又发微信给他“作为补偿,我会在胡氏宗亲网上为你做一个专题栏目。”好在金泳宗亲善解人意,他理解了这场变故的原因,“没事,谢谢你!我为这次活动也抽了很多时间训练,放弃了休息,因为这是我们胡氏大家庭的大事!谢谢南山叔叔!”你来我往的微信交流,伴随我们坐在浏阳大剧院里,观赏舞台上一个又一个精彩的节目。

演出之后第二天参观耀邦同志故居,金泳宗亲在整个参观队伍里十分活跃,一路上细心照顾年老体弱的广东吉科叔叔。他热情地和每一个新认识的宗亲朋友合影留念,当然也少不了和我拍上几张。对于这次失误,我除了内疚、自责之外更多的是遗憾。如果时间可以倒转回去,如果我能早一点和剧组协调好,那金泳宗亲的三分钟表演愿望就能实现了,我的承诺也不至于成为泡影。追悔莫及,现在一切都晚了。我能做到的是,在宗亲网上为他做更多的宣传,让更多的胡氏宗亲都能通过网站,了解到这个可爱的年轻人。

机会终于来到。2015年的最后一天晚上,金泳宗亲又发来微信:“纪念共青城垦荒创业60周年暨迎新年文艺晚会在共青城南湖影剧院举行。出席嘉宾有江西省政府领导,共青团省委领导,市政府四套班子领导。2015年全国武术太极拳公开赛单剑和太极拳双冠军、江西奉新华林宗亲胡金泳,受共青城市政府文化馆邀请出席参加晚会并表演太极拳。”真可谓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浏阳未竟之事,在共青城得到了圆满回报。两个城市都与胡耀邦有着密切关系,也和胡金泳代表胡氏的表演愿望相关。前一个因为我事先的准备工作失误,后一个则是有备而来,提前做了安排,最后圆满登台表演。这天晚上,胡氏宗亲微信群里热闹非凡,“金泳二零一六加油!为我们胡氏宗亲争荣誉!”江西胡氏宗亲会会长胡衍科的这条微信,表达了所有宗亲对他的祝贺和祝愿。

细看有关报道,胡金泳,江西奉新县人。中国武术协会会员、中国武术段位五段、国家武术一级裁判、一级拳师、国家二级社会体育指导员,全国太极拳比赛冠军,江西省传统武术技击协会名誉副会长,陈式太极十三代正宗传人,奉新县武术协会主席、江西正清和太极武术馆馆长兼总教练,自幼酷爱习武,毕业于河北少林武术学院, 师承当代太极名家(陈家沟太极“八大天王”之一)张福旺大师系统学习陈式太极拳套路、器械、内功、推手。得到数位武术界名家亲身指导,教诲点化、经过多年苦练逐渐形成了独到的拳风,行拳舒展大方,轻灵沉稳,朴实严谨,其为人豪爽、虚怀若谷,多次参加全国、省、市武术比赛中取得优异的成绩。2015年全国武术太极拳公开赛10月12日至14日在河南温县太极拳发源地隆重开幕。来自全国各地1400多名太极高手汇集陈家沟,选手各展太极神韵,胡金泳宗亲有幸参加,经过三天激烈角逐,个人夺得陈式老架太极拳术和陈式太极单剑两枚金牌,为江西正清和太极武术馆带来了荣誉,同时也为师门增添了光彩。

2016年新年的第一天,金泳宗亲在共青城的精彩表演,成为胡氏宗亲网的头条新闻。他在微信里这样对我说,“上次浏阳就算了,以后机会还很多。今年第三届世界胡氏恳亲大会在广东举办,到时候我还想去表演”。我衷心地祝愿金泳宗亲心想事成,2016年秋季到广东去,把自己的独门武术太极拳,展示给全世界的胡氏宗亲,让他们感受到中华武术的魅力,也了解到在江西奉新,有这样一位热爱武术,热爱胡氏家族的好宗亲----胡金泳。

胡南山 2016.01.01


胡金泳昨天发来的微信:
谢谢叔叔的鼓励和理解!我自己家庭曾祖父胡学智也是一名出色的抗日战争老红军。我父亲胡传吉又是一名出色的军人,为诞生在这个胡氏家庭我感到无比自豪与荣幸,作为后人,我也承载了更多责任与使命!无论什么时候,一定不做丢胡家祖宗脸的事。2016.01.02

原载:2015年全国武术太极拳公开赛双冠军----江西奉新胡金泳个人专题
http://www.hszqw.com.cn/bbs/read.php?tid=14168


纪念共青城垦荒创业60周年暨迎新年文艺晚会在共青城南湖影剧院举行
http://www.hszqw.com.cn/bbs/read.php?tid=14168

2015年12月31日 纪念共青城垦荒创业60周年暨迎新年文艺晚会在共青城南湖影剧院举行。出席嘉宾有江西省政府领导,共青团省委领导,市政府四套班子领导。2015年全国武术太极拳公开赛单剑和太极拳双冠军、江西奉新华林宗亲胡金泳,受共青城市政府文化馆邀请出席参加晚会并表演太极拳。共青城名是由中共中央前总书记胡耀邦于1984年12月第二次来到共青城时命名和题写的。其前身是1955年上海青年志愿者创建的共青社,同年10月,98名上海青年志愿者揭开了共青城的神秘面纱。六十年来,一代代共青人始终发扬“坚忍不拔、艰苦创业,崇尚科学、开拓奋进”的共青垦荒精神,是共青城新老建设者奋斗半个多世纪创造积累的宝贵财富。它不仅见证了这座“活力之城、崛起之城、希望之城”的荣辱兴衰,也是全国唯一以共青团命名的最年轻县级市。(胡金泳提供)

 
第一排左边第四位,白色太极拳衣服的是胡金泳


胡金泳















评论
全部评论

0.09472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