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京东大鼓泰斗于七爷
京东大鼓泰斗于七爷
2016-12-25 15:24:18.000 来源:
编辑:fangfang
点赞:  点击:8  评论:
据传,在天津宝坻区邳家铺村有一位专唱京东大鼓的于七爷。他的生卒干支不详,大约是在公元1821—1908年间,历经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四帝。
  宝坻为九河下稍十年九涝,迫于生计,乡民重视学一技之长,以便谋生,渔业、织土布、草帽辫、剃头,虽这些生活中的劳动方式不惊人,却成为宝坻人民生活支柱和市场繁荣之源。加上乡民自古形成乐观积极的天性,使评戏、京东大鼓的撂地演出成风。
  但是,于七爷不是为了生计而学京东大鼓,他原是一个读书人,曾中过举人,后来考取进士时,因为,为人放荡不拘,不修边幅,所以在考场中被考官挂牌驱出考场。于是,于七爷愤而投入曲艺界拜“青门”学艺。
  行有行规,家有家法。曲艺界行规也很严格,他学艺时有四大门户。说起四大门户的由来始于何年已无从考证。相传,东周时期的周庄王姬佗为了教化臣民,遂令手下四相即梅子青、青云峰、赵恒利、胡鹏飞领鼓出朝,借讲故事的形成劝化臣民百姓人人学善。三年间,收下三千六百劝善士,从此四相始分四门“梅、青、胡、赵”。
  宝坻的京东大鼓是由梅青两大门相传。各门谱序辈份分明。梅门谱序是:继、承、龙、元、玉、棠、文、书、华、其、永、宝、京、旺、胜、厚、仁、万、向、知;青门谱序是:青、文、奎、连、永、宝、景、怀、玉、成。梅青两门自然分为两道蔓,但是,梅青两门弟子们来往密切,并有梅青不分的说法。梅青两门艺人经常互相切磋,对两道蔓的京东大鼓艺术奠定基础与发展,起到了一个推动作用。
  青门的邓殿奎首传得意门徒陈连登,陈又传邹永山(现宝坻区朱家铺村人),邹永山亲传邳家铺村的于氏兄弟。于氏兄弟于七、于九。于九艺名于宝庆。于七被人尊称于七爷。由于日久天长,于七爷的名讳已无证可考。
  于七爷读书时节就喜欢唱戏、唱皮影。在读书之余,经常粉墨登场。他弃功名入青门学艺,对京东大鼓的发展,无疑地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他有文化、文笔好,当时京东大鼓的书目大都经过他的整理和加工。同时他又把不少的历史小说改编成说唱唱本,如:《刘公案》、《少西唐》、《杨家将》、《大八义》、《小八义》等。他还将演唱京东大鼓时使用的木板改为铁板,他的嗓音好,描情物状,人物刻画,使人闻其声,如见其景。他具皮影、戏剧、鼓艺于一身,演唱的语言幽默,诙谐而风趣,一举成为曲坛泰斗。形成一时听书听于七,学艺学于七的局面。
  于七爷在行艺期间,还有一个小岔曲。由于于七爷在京东大鼓艺术上造诣匪浅,越唱越红,他在北京专走大宅门演唱,传说他在北京银子挣海了,家里的大躺柜都装满了白花花的银子。因为于七爷在曲坛上名声大振,名声传到了恭王府,恭亲王点名要听于七爷的书。于七爷听传后,心想又是一桩大买卖。于七爷一时高兴,装成盲人拄着马杆子进了恭王府。恭亲王见于七爷是个盲人,便将后宅女眷都叫来听书。女眷们来到一起,家长里短,陈谷子烂芝麻说起来没完。女眷们聚到一起说得正起劲儿时,一旁侯着说书的于七爷在这喧闹的对话中,耳闻其中一个女眷的语音耳熟,于七爷一时心动,他把两眼的瞳仁转了过来(这是“青白眼”功,为戏剧中装瞎子的一种技巧),想看一看到底认不认识这位女眷,他乜了两眼,结果露了白,引起了恭亲王的怀疑。恭亲王并未动声色,他让女眷们点唱段。女眷们都想听《瞎子逛灯》,《瞎子逛灯》这个小段为传统的幽默、风趣唱段。于七爷唱功好,嗓音美,唱得俏,博得满堂彩。恭亲王也非常满意,重赏了于七爷。散场时,恭亲王为了验证他是否是盲人,命令手下将一个大澡盆放在门口,当于七爷走到门口时,用马杆子拄到了澡盆,于七爷心里想这准是恭亲王试探我是不是真瞎。他不顾一切一个筋头摔进澡盆,这一场景使大伙哄堂大笑,就这样,于七爷免去了受皮肉之苦的这场大难。
  于七爷,是拓宽书路、丰富完善京东大鼓的曲艺人,是京东大鼓艺术的继承人。当时曲坛上,传颂着“北有宪章,南有于七”、“听书听于七,学艺学于七”。他的师兄弟现已知的有:于宝庆、郭宝增、张宝和、张宝善等。于七爷的传人于景元亦是一位京东大鼓艺术届的佼佼者,他从艺多年,授徒甚多,他的亲传弟子有陈怀旺、张怀林、王怀武、孙怀宽、许怀青、赵怀堂、刘怀山、马怀松、马怀宝、赵怀荣等。据说,这些弟子大多是宝坻人。宝坻的京东大鼓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 
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