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明万历方氏美荫堂刻本《方氏墨谱》
明万历方氏美荫堂刻本《方氏墨谱》
2018-05-04 16:15:42.000 来源:
编辑:panzhiyong
点赞:0  点击:11  评论:0






明万历方氏美荫堂刻本《方氏墨谱》



明万历方氏美荫堂刻本、白棉纸印本《方氏墨谱》第六卷“鸿宝”卷!明代画师丁云鹏绘图、徽派名工黄德时操刀,摹绘雕镂,皆极精工,为明代版画精品,在中国版刻史上有重要的地位!

明万历方氏美荫堂刻本、白棉纸印本《方氏墨谱》第六卷“鸿宝”卷, 17页34面,一页图案,一页文字,树木花卉、亭台楼阁、玉洞霞城,鸟使鹅宾,碧桃仙杏。本书由徽派名工黄德时操刀,摹绘雕镂,皆极精工,为明代版画精品,在中国版刻史上有重要的地位。本书特大开本,开本长宽:33*18.5厘米。金镶玉装。明末徽派版画名作,白棉纸精印,虽为残本,但是非常好的明代版画标本。第一张图片为本书与普通开本《全唐诗》的对比图。

《方氏墨谱》凡六卷。系明徽州著名造墨家方于鲁所辑,由丁云鹏绘製,共书面设计和雕刻工艺同样美妙绝伦,共收录方氏所造名墨图案和造型三百八十五式,雕刻精美,线製细入毫发,型效果纤丽逼真,具有极强美感,使墨模造型艺术达到了一个全新的水准。属明代版画之精品,在中国版画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一向为藏书家、版画家所珍视。

墨谱凡六卷,曰:国宝、国华、博古、博物、法宝、鸿宝,涉及到人物、动物、神话、传说、历史等内容,可谓“形文毕陈。图咏并载”。方于鲁,安徽歙县人,明万历年间的知名墨商,善治墨,所制多为名品。 墨是中国古代不可或缺的文房书具,将墨锭之形状和墨上装饰性花纹图样摹绘出来,付之墨版,汇集成册,即为《墨谱》。

《方氏墨谱》的辑录者方于鲁,初名大滶,又名遂初,字于鲁,以字行,后改字建元,古徽州岩寺镇人。初师从制墨大师程大约,后与程反目,乃自肆墨业,因曾以“于鲁”款墨供奉朝廷,博皇帝赏识,遂以为名。声誉“传九士,达两都,列东壁,陈尚方”,世人皆称之为“廷圭再世”。廷圭即宋代制墨名家李廷圭,自宋以来,有“黄金易得,李墨难获”之誉,将方于鲁与之并驾,可见其声誉之隆。方于鲁善制大墨,墨模印版镌刻工细精巧,题材丰富,具有很高的艺术欣赏性。

《方氏墨谱》收方氏所制墨图案和造型385幅、式,分国宝、国华、博古、法宝、洪宝、博物六类,次序井然,类别清楚。时人王穉登在《方建元墨谱序》中解释这个分类体系说:“欲假墨而藏名家于墨,非缘墨而射利。杀青成谱,锲梓盈编,形文毕陈,图咏并载,合为五卷,杂为六则。瑞玺灵符,苍璧黄琮,卿云驺虞,贝阙朱宫,作国宝第一;舜衣商鼎,天马芝房,连理合欢,虎文龙光,作国华第二;穆骏夏碑,苍配玄珠,刀笔货泉,琅轩青藜,作博古第三;百子九英,珊瑚木难,松枝桃根,凤玦璃环,作博物第四;香云宝月,五牛三车,贝多鬘陀,法幢玅花,作法宝第五;玉洞霞城,鸟使鹅宾,碧桃仙杏,紫气真人,作洪宝第六。”这个分类,明辨365图、式墨样的区别,反映了时人的主流思想,可以作为研究《方氏墨谱》的编排体例,阅读、欣赏《方氏墨谱》的指导文字来读。

《方氏墨谱》刻印初衷,实为与程大约竞争的商业广告性质读本,就如《四库全书谱录类存目》所言“所绘仅墨之形制,与程氏争胜于刻镂间耳”。随印随送,故刊刻时间并不一致,初版梓成于万历十七年(1589)。

《方氏墨谱》传世不可谓少,然此藏本较为初印,纸洁墨润,历四百余年仍触手如新,则甚罕见。钱允治曾言:“顷于百谷斋中见方于鲁墨谱,不觉大叫,谓世固有此尤物哉!欲得之心,如饥如渴。”时人对这部版画佳构,尚必欲得之而后快,何况今日?

在徽派版画的发展史上,《方氏墨谱》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郑振铎先生论及徽派版画发展史时提及万历十年(1582)黄铤、黄钫刻《目连救母劝善戏文》,认为这个本子的版画插图是徽派版画艺术风格的分水岭。自此之后,徽版渐脱粗简而趋于工丽纤巧。“分水岭”一说是否合适姑且不论,这不是这一篇小文能说清楚的,笔者也不同意仅以“工丽纤巧”的表现形式来概括徽派版画,徽派版画的实质,其实是完成了从民间艺匠的创作到文人画风格的转变。不过,万历十年到二十年间,确实是徽派版画形成的重要阶段,《方氏墨谱》始刊于万历十一年,成于十七年,正是这一阶段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在吸引画家参与到版画艺苑,绘镌迎合士这个阶层的审美趣向,而不是如建安版画,尤其是建安的小说、戏曲版画那样,主要以中下层民众为受众等各个方面,都是个成功的典范。论者谈到《程氏墨苑》,多言其胜过《方氏墨谱》。然《程氏墨苑》刊成于万历三十三(1605)年,徽派版画已是如日中天,明人钱允治曰:“吾读古钱谱,已自诧奇怪。更览今印薮,因之辨丁虿。世间好奇,今古同荟萃,考核争相工。乃今墨谱出方氏,不觉异物横胸中。”(明钱允治:《与汪仲淹索墨谱歌》。《方氏墨谱》卷首。)说的就是《方氏墨谱》的创新性,当然也包括版画绘镌的出新出奇。因此,《方氏墨谱》在徽派版画形成过程中的引导、示范作用,是《程氏墨苑》难于比拟的。《程谱》胜于《方谱》,只能说在编例、分类、绘镌等方面冰水青蓝,更胜于前。



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