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修谱是一件光荣而又艰巨的大事
修谱是一件光荣而又艰巨的大事
2018-09-21 09:47:21 来源:
编辑:吴小妹
点赞:0  点击:27  评论:0

——兼谈有人说“修谱谋利”等错误言论的危害性

彭开富

近十多年来,我国的许多姓氏都自发地组织专家、学者和大批人员,编撰出版了一大批百姓家谱,目前已经初见成效,并且有了丰硕的成果。如福建省著名学者彭嘉庆先生在2015年主编出版了《中华彭氏大典》(福建卷),这部大典,彭嘉庆先生花费了很多心血,他组织了一批能人志士作编辑,发动了福建省及台湾的彭氏鼎力相助、共同完成了这部具有极高的史料和文献参考和收藏价值的《中华彭氏大典》(福建卷);又如重庆市彭会,以彭家华、彭强、彭永康、彭俊修等知名族谱专家用了四年多时间,广泛收集整理了重庆38个县区以及巴蜀近3000支彭氏的家族源流、家谱资料,主编出版了《重庆彭氏源流族典》(2018年初出版发行),此族典其史料之丰富、世系之完整、源流之深厚,是令世人赞叹的,同样具有极高的文献参考和收藏价值。又如,四川省宜宾市彭明亮先生,用十多年时间广泛收集川滇黔边界数十个县区数千支彭氏的家族源流、家谱资料,修了20多支彭氏家谱,还主编了《川滇黔彭氏大族谱》,其用心之良苦,任务之艰巨,史料之繁多,更是使人称赞。同时,为了帮助续修族谱,一些学者和有识之士还编撰了续修族谱的工具书。如四川省成都市著名学者彭忠东,用了二十年时间广泛收集和整理历代彭祖和彭姓人物的生平业绩,他的壮举得到了大家的响应和支持。目前,新版八卷本的《彭祖与彭姓著名人物志》业已完成编辑定稿,此人物志计有1200万字。人物众多,纪载祥实。对编修家谱,查找和了解有关姓氏人物资料有重要作用,具有很高的文献参考价值和收藏价值。我们要为他们的无私奉献的精神点赞。这些人为彭家续谱要付出长期的艰苦劳动,本应得到支持鼓励,但这很令人伤心和失望。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在目前一些微信群中,有人在散布什么“修谱牟利可耻”的伪命题,这个伪命题把“修谱=牟利=可耻”三者等同起来,这不仅严重伤害了那些积极修谱之人,而且他们先给这些修谱之人戴上一个大帽子。这种言论不仅十分有害,而且影响后果也十分严重。他们将此伪命题这样一宣传,请问:今后彭氏后人那个还愿意续修家谱呢?这不是自讨没趣吗?那些说什么“修谱牟利”的人,往往是一些从没有修过家谱而不知修谱之艰辛的人,这些人有的就是想检便宜。他们中有的人的意思很清楚:只要人家修好了谱 或志,他马上就与修谱志的人联系说:“请送一本给我吧!”或“你将电子文稿发给我吧!”有的人真不知人间有这“羞耻”二字,艰辛的劳动成果岂有轻易送人的道理?但只要你收点印刷族谱的成本费,他们这些人马上就造與论说什么“修谱牟利”之话就来了!殊不知自古以来对家谱续修要靠大家出经费是有规定的呀,怎么又牟利了?这又从何与“可耻”沾上边了呢?

续修家谱,自古以来就要靠一定的经济力量支撑。《家礼》中在立祠堂之制的同时提出了“置祭田”,以作为维持祠堂、家族活动和修谱的经济基础。自古以来,续修家谱的经费大多有以下几个来源:(1)一部分来自祠堂公产,祠堂一般都拥有一笔田产(称“祭田”)和庄园。在宋元时期,已经有了把祠堂和“祭田”结合的情况。到了明清时期,族田、祭田都有比较可观的族产收入。(2)一部分来自族人捐助。这是修谱的最大经济来源。一些家族的名商巨贾更是凭借其雄厚财力,首先站出来捐款,组织者又适时给予表扬和鼓励,树为榜样。然后在此基础上,鼓励族人为此次修谱捐款。(3)一部分由家族成员公摊,规定凡为入谱对象的族人每人缴纳一定的费用。公摊数目可以分出男丁、女丁不同的标准,通常每丁或每口出钱多少,有违抗不交者,依家规严处。所以修谱之时,再穷的族人,也会按时交纳。(4)一部分按入谱的条目、字数或领谱的数量摊钱,这样一来,势必造成有经济实力的族人,通过这种方式在谱中占有更多的篇幅。这种方式,也使得过去一些从事不被重视的职业之人,如商人等,可以凭借经济实力,在家谱中改变形象,占据重要位置。当然,也并不是每一个家族修谱都全部采取以上方式筹款,但一般不会超出上述范围。谱修成后,要将收支向族人公布并交待清楚,以示无私,支谱的价格视篇幅而不同而定。

至于有的宗支在修谱时,为了保证修谱的质量,请了专业修谱师修谱,给他们一定的劳动报酬也是合法的。按照国家《著作权法》第一条之规定:”著作权人可以许可他人行使前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并依照约定或者本法有关规定获得报酬。”“著作权人可以全部或者部分转让本条第一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并依照约定或者本法有关规定获得报酬。”因此,依照国家《著作权法》,给予著作权人“并依照约定或者本法有关规定获得报酬。”修谱人获得必要的报酬也是合情合理合法的。这种合法收入本是他们自己的劳动所得,不属于”谋取私利“的范畴,受国家法律保护。对那些不分青红皂北,把修谱说成是”谋利“,不是别有用心,就是有意混淆视听,另有所图。

因此,我们可以说,家谱家史这个好东西是不能轻易送人的,送了就不符合古来规矩。现在,有的族人印了些”资料“在内部传阅,印百十本送族人看看也在情理之中的事,值得赞扬。但你如果写有好家谱书稿,就要按正规渠道,通过出版社去出版发行。若要自行大批量地印发,那就得按规矩办,须经政府有关部门批准并颁发了”准印证“方可印发。特别是对一些未经审查批准印发的东西,如果无原则地到处发送的话,一来其中有些不洽当的内容如果发出的话,后果和影响是可想而知的;二来也助长了部分族人的一些依赖思想,误认为“家谱就应该这样送”呢?我们希望有更多族人参与用心研究家史、族谱,写了好的书稿就按正规渠道通过出版社去出版发行。因为,我国是法制国家,我们更应该遵纪守法,按照国家的有关法律规定办事,千万不能自以为是,在微信群中胡说哈!

2018年9月20日晚8时30分于酒城泸州

上一篇 : 彭氏源头世系
下一篇 : 彭氏远祖世系
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