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天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姓氏网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蔡京与苏东坡
蔡京与苏东坡
2019-04-19 16:00:18 来源:
编辑:蔡则勇
点赞:0  点击:23  评论:0

              【闲话蔡京之四】蔡京与苏东坡


         蔡京熙宁三年(公元1070年)进士及第后,第一个岗位是去杭州钱塘县当县尉。蔡卞则是分配去常州江阴县当主簿,两人的父亲蔡準自仁宗景祐二年(公元1034年)中了进士后,到现在已工作36年了,其中许多时间是当秀州嘉兴县县令,他的“职称”,在英宗治平中升了屯田郎中,是知制诰韩维为他写的诰书,在《南阳集》里查得到。北宋杭州、常州与秀州当时都辖于两浙路,路的治所在杭州钱塘。蔡準当时也在杭州,担任什么官职不清楚,以他“屯田郎中”的“职称”看,也许可以当到两浙路的转运使的副职。
熙宁四年(公元1071年)十一月底,苏轼(东波)也来到杭州任通判。苏轼、苏辙兄弟熙宁二年守完父丧后回朝,就遇上了震撼朝野的王安石变法,苏轼虽然官位不高,但对王安石的变法有不同意见,对王安石以学校代替科举的计划更是公然表示反对,后来又因被举报运父柩回乡时,用官船私运苏木入蜀售卖事而受到调查,虽然不了了之,但在皇帝和大宰相那里显然已不被信任,这时外放来到杭州任通判,直至熙宁七年离杭,于是与政治上倾向于变法的蔡準、蔡京父子,虽然政治观点不同,却有了一段时间的融洽的交游。
杨小敏《蔡京、蔡卞与北宋晚期政治》载:《浙江通志》卷十记“来贤岩”曰:“《大涤洞天记》在洞霄宫东南,青檀山前,嵌空数丈,盘石丛竹可以游息。熙宁间东坡为杭通守,同蔡準、吴天常、乐富国、闻人安道、俞康直、张日华,幅巾藜杖,盘桓于此,后人号曰‘来贤’。”蔡準诗《来贤岩》曰“大滌洞沈沈,天柱风業業。人世悲落花,岩松无易叶。朝夕樵风生,云鹤闲情惬。何当采玉芝,仙踪从此蹑。”
蔡準在诗中婉劝苏东坡莫因官场的沉浮过分失意,说:“世人有时因看落花而伤情,不如看看山岩间四季长青的松叶,早晚在樵风中散步走走,想想神仙也不过如此。心情可以好许多哩!”


微信图片_20190419160258.jpg苏东坡像

除了游大滌洞之外,熙宁五年夏,蔡準还邀请苏东坡同游杭州西湖,“苏轼集”卷三有《和蔡準郎中见邀游西湖三首》,是苏东坡诗作中很重要的作品,历代文人多有提及,蔡準原诗不传,苏轼和诗三首如下:
夏潦涨湖深更幽,西风落木芙蓉秋。
飞雪暗天云拂地,新蒲出水柳映洲。
湖上四时看不足,惟有人生飘若浮。
解颜一笑岂易得,主人有酒君应留。
君不见钱塘宦游客,

朝推囚,暮决狱,不因人唤何时休。


城市不识江湖幽,如与蟪蛄语春秋。
试令江湖处城市,却似麋鹿游汀洲。
高人无心无不可,得坎且止乘流浮。
公卿故旧留不得,遇所得意终年留。
君不见抛官彭泽令,
琴无弦,巾有酒,醉欲眠时遣客休。


田间决水鸣幽幽,插秧未遍麦已秋。
相携烧笋苦竹寺,却下踏藕荷花洲。
船头斫鲜细缕缕,船尾炊玉香浮浮。
临风饱食得甘寝,肯使细故胸中留。
君不见壮士憔悴时,
饥谋食,渴谋饮,功名有时无罢休。
有文人说此诗表现苏东坡忧国忧民,“对新法祸民的憎恶之情”,“不忍弃百姓于水火而象陶渊明去自寻清凉”等等,本书作者对该文人的这一不凡议论感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灯下细品,这诗明明白白就是乐观豁达、最能诗酒自娱的苏轼对蔡準《来贤岩》一诗的回应,言下之意是:“我来风景秀美的杭州任职,倒不是什么坏事,心情反而开朗着呢!”不妨把全诗译成白话:
西湖风景,夏天最好看的是水涨得高,显得更深更幽;秋天是西风吹落叶沙沙作响,芙蓉却盛开;冬天飞雪暗天,乌云拂地;春天则新蒲出水,柳絮映在湖水中。西湖四季都有美景,看得我忘了人生若飘若浮。主人蔡準置酒请我来此开心,盛情难得啊!君不见我苏东坡来钱塘是个宦游客,干的是通判的活,一天到晚审案判决,真不好玩,要不是你请我出去玩,还要干到何时才下班呢。
城市的人不认识江湖的幽静,对城市的人讲江湖,就如对着蟪蛄讲孔子的《春秋》,他听不懂。而要让江湖的人住在城市,却似山间的麋鹿来到坑坑洼洼的汀洲地带,也疾跑不成了。高人顺其自然,得坎且止。公卿故旧们留我不得,只有蔡準你这样我所中意的人留我,我才想终年留在你这儿都没关系。君不见古时彭泽县令陶渊民抛官不做,过着弹琴到弦断,喝酒喝到头巾都被酒湿了的生活,醉了想睡,就叫客人们回家,自己倒头睡着了,一点不用讲礼数。
在湖边走走,听田间灌溉的水幽幽细鸣,晚稻插秧未遍,麦子就显出了快要收成的景象。我们相携到苦竹寺烧笋,再到荷花洲踏藕。在船头把鲜藕斫成缕缕细丝,到船尾去煮,玉香浮浮,临风饱食,饱后甜睡,肯让那些鸡毛蒜皮的事留在胸中吗?君不见壮士也有焦头烂额憔悴之时,饿了谋食,渴了谋饮,等功名来到时再努力吧!
通篇是一切想得通,一切看得淡,与大自然融一块,原没有那么多伟大的情怀需要某些半瓶醋的文人去歌颂的。
蔡京比苏轼小十一岁,当时蔡京二十六岁,苏轼三十七岁,两人有共同的书法爱好,按照宋蔡絛的说法,是相与学唐代徐浩(字季海)的书法。
蔡絛《铁围山丛谈》卷四记载:“鲁公始同叔文正公授笔法于伯父君谟,即登第,调钱塘尉。时东坡公适倅钱塘,因相与学徐季海。当是时,神庙喜浩书,故熙、丰士大夫多尚徐会稽也。未几弃去,学沈传师,及元祐末,又厌传师,而从欧阳率更。由是字势豪健,痛快沉着。迨绍圣间,天下号能书者,无出鲁公之右者。其后又弃率更,乃深法二王。每叹右军难及,而谓中令去父远矣。遂自成一法,为海内所宗焉。”
由此可见,蔡京与胞弟蔡卞开始时向堂兄蔡襄学书法,蔡京任钱塘县尉时恰遇苏轼也在钱塘任杭州副职(通判),就从苏轼学唐代徐浩(季梅)的书法,当时宋神宗喜欢徐浩书法,因此熙宁、元丰间士大夫多倾向徐会稽(浩,绍兴人)。由此可以得出结论,蔡京书法启蒙于蔡襄,经苏轼指点,由此登堂入室,又学过沈传师和欧阳询(率更),以二王为归宿。
现代书法大师启功先生对二蔡(蔡京、蔡卞)书法评价极高,《论书绝句百首》之十二称:“笔姿京卞尽清妍,蹑晋综唐傲宋贤。一念云泥判德艺,遂教坡谷以人传。”说蔡京兄弟的笔姿最为清妍,继承晋、唐,傲视宋代书法诸家,只是因为人们把“德”和“艺”扯在一块,一念云泥,遂让比不上蔡京、蔡卞的苏东坡和黄庭坚的书法得到亲睐而流传风行。由引看来得到过苏东坡指点的蔡京是后来居上了。
(节选自《蔡京外传》第九回)

孔子与言偃.jpg

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