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天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姓氏网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失去左臂的湖北籍红军将领蔡树藩
失去左臂的湖北籍红军将领蔡树藩
2019-07-25 16:32:12 来源:
编辑:潘晓林
点赞:1  点击:11  评论:0

在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档案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存放着一顶麂皮皮帽,这是中国工农红军将领蔡树藩生前遗物。该皮帽由蔡树藩亲侄子蔡贤让先生珍藏60余年后捐赠给蔡甸区档案馆的,现已成为蔡甸区档案馆珍贵的实物档案,也是该馆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生动教材,具有十分深远的教育意义。    

蔡树藩

蔡树藩(1905.12.10-1958.10.17),字子焕,湖北汉阳县(今武汉市蔡甸区)人。1922年参加工人运动,任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代表。1923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在革命战争时期,历任中华全国总工会苏区执行局宣传部部长、组织部部长,红二十二军政委、红五军团政委、红九军团政委、军委纵队政委、红三十军政委,陕北苏区政府司法内务部部长,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主任,中共中央太行局常委(中共七大代表),晋察冀军区、华北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建国后,历任中华全国总工会执委、西南区办事处主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劳动部部长、中共中央西南局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运动委员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正部级)。是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八届中央候补委员。1958年在出国访问途中因飞机失事遇难,终年53岁。     

英勇顽强多处负伤     

1931年2月国民党对中央苏区发动第二次“围剿”,时任红二十二军政治委员的蔡树藩,同罗炳辉军长一道参加了反“围剿”作战。他在战斗中顽强作战,冲锋在前,多场战斗下来身负8处枪伤。在这次反围剿战斗中,正在前线指挥的蔡树藩,突遭敌人机枪扫射,警卫员一个箭步扑上去将他推倒,并顺势扑在他身上。子弹从警卫员背上擦过,打在战壕边的石头上,碎石飞溅。他俩刚爬起来,敌人的又一梭子子弹从侧翼扫过来,蔡树藩的左腿不幸中弹,鲜血渗透裤腿,顺着下肢流出。顿时,他眼前模糊,差点摔倒在地。警卫员见他伤势很重,脸色煞白,虚汗顺着脸颊往下淌,要背他下去。他执意不肯离开岗位,直到战斗胜利结束,才被抬到红军医院,这是他第9次负伤。     

1931年7月,国民党向中央苏区发动第三次“围剿”。在红军医院养伤的蔡树藩闻讯后,主动找到院长软磨硬缠要求出院上前线参加战斗。回到部队后,他即刻随部队转战。为了在运动中歼敌,蔡树藩带领部队忍着炎热,踩着发烫的石块路,沿着崇山峻岭和蜿蜓的小道不断转移,牢牢牵住蒋介石的“精锐之师”。在一次夜间行军中,蔡树藩拖着尚未痊愈的伤腿摔倒在地,指战员们见他摔倒了又爬起来,爬起来又摔倒,心里很难受,于是砍来竹子,绑成担架准备抬着他被拒绝。他幽默地说:“我那是把地上的石头看成了金子,弯腰去捡摔的,看来这做人可不能贪财呀”。     

身先士卒痛失左臂     

8月17日,部队到达福建沙县,他便带领作战参谋王继成和警卫员张小富到前沿阵地实地观察,他选了一棵歪脖树,靠在上面,侧着身子,用左手举着望远镜仔细查看敌情时左臂被敌人冷枪击中,这是他第10次负伤。  

这一次他的左臂伤势很重,由于得不到及时医治,伤口感染化脓,疼痛难忍并伴随着发热。于是,他又一次被送到后方医院治疗。在医院治了几天后,他的伤臂仍不见好转,难以在短期内治愈。为了早日重返战场杀敌,他经过反复思想斗争,决定锯掉伤臂。  

他找到院长傅连嶂请求截肢。由于战事频繁,缺医少药,截肢后伤口随时会恶化感染,危及生命。院长傅连嶂还是劝他打消截肢的念头,以保守治疗为好,更何况蔡树藩尚不到30岁!  

蔡树藩认真的反问傅院长:“你们对保守治疗有无把握?要是治不好,晚截不如早截,早痊愈,也好早上前线呀!”  

傅连嶂也觉得蔡树藩问得有道理,便再次对他的伤臂进行了仔细检查,觉得保守治疗困难很大,于是,就决定尊重他的意见。  

就这样,截肢手术在一没手术器械,二没麻醉药品,条件十分简陋的情况下进行,一把普通的锯还是锯木头用的。为了减少蔡树藩截肢时的痛苦,防止他身体动弹而影响手术,护士拿来一根两米多长的粗麻绳把他绑在手术台上。手术开始了,木锯在他的左肩稍下处作响,他面色惨白,豆粒大的汗珠顺着额头和脸颊往下淌,每拉动一次锯,他那瘦弱的身躯就震颤一下。傅连嶂和医生们心如刀绞,难过的流出了泪水。手术长达两个多小时!光拉锯就一连换了三位医生,肢骨还未锯完,蔡树藩就完全昏死过去,汗水将他全身浸透。小护士见状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就这样,蔡树藩痛失了自己的左臂。     

领导红九军团屡获战功     

1933年10月28日,中国工农红军第九军团成立,蔡树藩任红九军团政治委员。红九军团成立后,经常配合红一、红三主力军团作战,是一支机动部队,人员精干,轻装简从,机动灵活,曾单独完成了许多惊人的战斗使命。红九军团采取打运动战、牵“牛鼻子”战术,屡次获胜,受到周恩来总政委的赞扬,被誉为“战略骑兵”光荣称号。    

红九军团政治委员蔡树藩     

护送红七军团北上抗日     

1934年7月,红九军团参加广昌战役后,执行中革军委命令,护送红七军团北上抗日(北上抗日先遣队)。红九军团转移到石城,经宁化、清流到达永安,接替红七军团包围永安之敌,掩护红七军团顺利通过敌防线后,撤出永安之围,向前推进至尤溪,8月1日占领闽江沿岸重镇樟湖板并沿江上下展开攻势,以保证红七军团继续前进,俟红七军团渡过闽江,并一举击溃国民党第八十七师王敬久部。红九军团胜利完成护送任务后回到苏区姑田,尔后来到长汀。部队未来得及休整,便奉命投入温坊战斗(“松毛岭保卫战”的前奏),歼敌一个旅和一个团4000余人。9月23日,红九军团开赴松毛岭前线,参加了著名的“松毛岭保卫战”,展开对敌反攻,最后击退敌人,重新占领唐古垴760高地。     

红九军团踏上长征路     

1934年9月30日上午,红九军团奉命从钟屋村(今中复村)出发到汀州集结,向西转移。并在观寿公祠门前大草坪上召开告别苏区群众大会,参加大会的有赤卫模范连、少先队和从塘背至连屋岗11个村和涂坊等邻近的群众2000余人。为了防止红军转移后敌人会跟踪而来,帮助乡亲们做好坚壁清野,红九军团当场向钟屋村赤卫模范连、少先队发放枪300余支,还有一箱箱子弹。当天下午3时,红九军团兵分两路,开始战略大转移。10月6日傍晚,全军团从汀州城西移,10月7日凌晨4时左右抵达长汀古城宿营。当日入夜,红九军团继续西移到达红都瑞金。9日拂晓抵武阳。10日晨红九军团南移会昌朱子坝、狮子坝一线,11日,折向会昌西北面的珠兰埠,于10月16日下午4时许,全军从珠兰埠(红二十二师从安远河之长沙圩附近渡河)同时出发,是夜,通过工兵架起的浮桥迈过濂江,向西疾进,从此,红九军团在军团长罗炳辉、政治委员蔡树藩的率领下离开了中央革命根据地,踏上漫漫的长征路……


评论
全部评论

0.07422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