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天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姓氏网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姓氏渊源——普庆张氏族谱序
姓氏渊源——普庆张氏族谱序
2019-07-31 08:35:40 来源:
编辑:潘晓林
点赞:1  点击:55  评论:0

image.png

普庆张氏,为诸城名门望族。元末江淮乱,始祖潍阳公避地琅琊,来诸邑潍水滨诸葛庐—葛陂之侧定居,迄今已有六百余载,历经朝代更迭,沧桑之变;水旱兵戈,劫难之苦,而张氏代代相传,苗裔颇盛,何故?这与张氏勤农事,读经书,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之家风分不开。然祖贤子孝实出自家训有方,而其后代诚心禀承家风,历代不衰,这确为不易之事。张氏宗族兴旺,实与“鹤”有关,其祖贤子孝也与“鹤”相连。张氏初由凤阳来诸时,不过是勤于耕作的农家,自六世张泰始才攻读诗书,据清代《诸城县志》记载:“张泰性豪迈,好猎田,于潍上获一鹤,翅悬一银牌,‘元至正二年放’,泰怆然释鹤,逐焚置,投自诗书中,并取南山片石为碣已志之,筑亭名‘放鹤亭’,率子弟读书鹤亭中,风雨不辍”。此张氏成为耕读人家,读经习礼成为张氏家风。越八世邻溪公重修鹤亭并以亭扩大为园,称“放鹤园”,自称普庆为“放鹤村”。张氏之诗友徐栩野,也称其村为“歇鹤村”,四逸之一的张衍也将自己的别墅小埠头称为“望鹤村”,并于石屋山桃花洞西麓。筑亭名“歇鹤亭”,两亭负水相望,炊烟濛濛,相映成趣。张氏之“放鹤亭”,额曰:“放鹤”,亭之四柱上,刻有对联二,文曰:“片石留仙迹,合家读鹤经”,“龙卧松云坠,鹤鸣侗月高”。捕鹤、放鹤、建亭,扩园,村名均源于鹤;纪事。诗文、铭、赞、序、跋、石刻匾联等,以鹤为句者颇多,可见张家与鹤结下了不解之缘。张氏亭、园成为教子弟、传家风的活动中心,而其祠堂则是中心之中心。张氏祠堂建于园中,称“追远祠”,又名“仁寿堂”。祠堂对联,即深刻明确揭示了其家风。对联文云:“大河上下,无地不耕,亦粱亦麦亦菽;片碣左右,有经可读,学诗学易学书”。谓其祖训,世代遵循罔替。祠堂设祖宗牌位,每逢岁末伏腊,即开堂祭祀参拜,凡张氏子孙齐集一堂,按辈份依次礼拜,礼毕,后辈参拜长辈,并设酒宴畅饮聚餐,席间由长辈指掌叙述祖德以勉子孙,继承祖训,发扬祖德,作一个孝子贤孙。越十一世之张衍、张侗还刻石碑“放鹤碑记”,并诗之云:“好古不得歇,千滋乃大深。罟焚清鸟道,鹤去见天心。小子服先德,游人指故林。何年一片石。留得到如今。” 

张氏一家自明末以来即为书香门第,家出文士名人灿若繁星,始者为六世放鹤公张泰,继之为琅琊西社社长八世张蒲渠,再则为筑鹤亭、辟鹤亭之八世张邻溪,十世张惟蕃才华出众,尤其是十一世“张氏四逸”——衍、侗、佳、傃,以及十二世霖、雯、霞等,和十三世“张氏三黄”——中黄、左黄、右黄,他们皆博学多才,精通经史、工书画、善诗文,为海内所知名。但如此众多的文士,却很少为当朝所识用,特别在明亡清立之时,张氏一家惨遭横祸,张蒲渠之琅琊西社被取缔,衍、佳之母为清兵所杀,张侗家园也被清兵烧掠一空,张氏一家怀有国仇家恨,故而誓不仕清。为逃避当世,辟卧象山、龙潭诸胜,立我村,筑“放鹤楼”,移家深谷中,张侗还设塾学于此,集张氏子孙读书习礼终年不归。张侗曾留有诗句:“垂老移家人,儿孙浴一川”。 

张氏四逸,爱山水,喜交游,广交天下文士,结社赋诗,以文会友一时海内知名文士,都纷至沓来,多到百余人,他们寄居放鹤园,来往于桃花洞、卧象山、九仙山、五莲山、琅琊台等胜地,读苏文《超然台记》、扪秦碑、谒诸冯、吊韩信。诗词歌赋,或书或画,或歌或舞,或题铭于悬崖之上,或醉卧狂啸于山峰之巅,寄情山水,抒发个人之情感,为诸城留下了不少脍炙人口的名词佳句。他们的生平及作品有的载入《四库全书》,以及青州、诸城史志。他们的一些动人的传说轶事广传人间,为人们津津乐道。张氏文士扬名乡里,知名海内,为邑内人们所颂扬。 

张氏族谱之编修,始于十一世之张衍、张侗(清初),为教育张氏后代、继承家风,起到相当大的作用。现在正值国家强盛,改革开放之际,正是盛世修志之时,张氏为提示宗族世系宗支,明确亲属关系,寻根溯源,继承家教。发扬家风,以激发后代子孙成为正直有用之人,更好地为社会服务而续修族谱,实为一大好事。相信张氏一家在新的形势下,定会达到上述目的,为繁荣诸城而贡献力量。我还相信张氏后代,代不乏人,定会超越前辈,作出更大成绩。衷心祝愿张氏一家更加兴盛,千秋不衰。

评论
全部评论

0.10058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