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天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姓氏网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从螺江进士陈芳楷的谒祖诗 浅谈螺江陈氏始祖之源
从螺江进士陈芳楷的谒祖诗 浅谈螺江陈氏始祖之源
2019-08-01 10:01:32 来源:
编辑:牟雯霏
点赞:0  点击:167  评论:0

福州大学教授陈国豪

螺江陈氏是福州地区著名的簪缨世家和望族。从明朝到清末,共产生了21名进士,108个举人,近代又出了10个将军、3个两院院士及许多科学家、高级工程师和党政干部。据螺江陈氏“三修族谱”中有“吾螺之分支于陈店而上溯玉溪”之语,确定其始祖陈广于明洪武年间(公元1368-1398年)从新宁(今长乐)迁来螺洲镇店前村。然而,由福建省陈氏委员会副会长陈鼎凌、陈美光编撰的《天下贡川陈》一书中,发现螺江进士陈芳楷写的25首到永安贡川谒祖的诗,从诗中可以看出陈芳楷曾七次到永安贡川、安砂、沙县谒祖,引起人们的对螺江陈氏源流的关注,本文对此略作探讨。

一、从陈芳楷的谒祖诗可读出的信息

据陈美光介绍,在《天下贡川陈》中所载的陈芳楷诗(以下简称《诗》)是出自永安《贡川陈氏宗谱》的文翰集。为了解读《诗》的信息,先列出陈芳楷的简历。

陈芳楷(1676—1763)生于清康熙丙辰十五(1676)年。雍正癸卯元年(1723)中进士,时48岁(虚岁,以下同),雍正丁未五年(1727)与同族进士堂弟陈衣德扩修家庙(祠堂),时52岁。清乾隆癸未年(1763)与同族进士堂弟陈衣德第一次新修家谱,当年(1763)陈芳楷逝世,寿88岁。此时陈衣德72岁。

《诗》共25首,许多诗有确切的时间、地点和人物,有的则间接告诉时间,如“秋风秋雨”显然指的是秋天,而“花柳逢春”显然是春天等。

第一至六首为第一次谒祖时所作。

第一首《谒贡川大宗祠》,并加:“陈芳楷(字易生,号直园,清雍正进士,山东东昌府清平令,默堂公二十五代孙,双龙派迁福省螺州)”。默堂公是贡川陈氏始祖雍公的第十二世孙。(陈渊,名正寻,字知默,号默堂(1067~1145年),沙县城关人,陈瓘侄儿。宋绍兴八年(1138年)赐进士出身,翌年任监察御史,再升右正言。著作有《默堂集》三十卷)。注语清楚写明陈芳楷的身份,表明他是“默堂公二十五代孙”,所谓“双龙派迁福省螺州”是指安砂默堂公的儿子龙南令大易公的后裔双龙派支系迁往螺州。第一首诗有以下几句讲得很明白:“吾祖太邱孙,相传十九世……,我自螺江来,矫首白云际;千流溯一源,再拜读遗碣……积厚光自流,祖德真不替。”这里陈芳楷开门见山地指出潁川太邱长陈寔公的第十九世孙雍公是“吾祖”,说明陈芳楷初次到贡川陈氏大宗祠拜谒始祖雍公,并指出“我自螺江来,千流溯一源”。

第二首《谒了斋公默堂公祠》,从题目中即可说明陈芳楷到沙县拜谒了斋公默堂公祠,(了斋公即宋探花陈瓘,了斋祠堂位于沙县城关,皇帝敕默堂公配享了斋祠,由于陈瓘谥号忠肃,所以了斋祠也称忠肃公祠)。

第四首《别龙江诸伯叔兄弟》中有“龙江江上九龙起,碧水丹山环百里;我来相会一月余,兄弟深情杳无底。终日言归不忍归,几回肠断秋风里……”,清楚表明陈芳楷到永安安砂拜会祖籍地的诸伯叔兄弟,兄弟深情溢于言表,即将辞别时“终日言归不忍归”,此次“相会一月余”,“龙江江上九龙起”是指永安安砂镇边上的九龙江,“秋风里”说明当时是秋天,此时陈芳楷已经知道自己的辈分,才有伯叔兄弟之称呼,而安砂是默堂公的儿子龙南令大易公的祖籍地,此地有大易公祠堂龙湖堂。

第五首《秋过山雨楼奉赠龙门家叔公》写到:“大阮高歌处,深林曲径通……帘卷山山雨,楼开面面风;跨驴乘兴至,烂醉蓼花红”。点出秋季的某一天到山雨楼拜访,受到龙门家叔公的热情款待。

第六首《留别》的诗“……佳山佳水看如画,秋雨秋风论人玄;十日淹留无奈别,孤舟惆怅一溪烟。”显然这是此次之行的最后一首诗。此行的后期遇到绵绵秋雨而涨些洪水,作者多留了十日,最后坐船回家。留别二字表达了挽留与辞别时的依依难舍心情。

以上六首充分表达了陈芳楷初次到永安贡川、安砂、沙县谒祖时受到“诸伯叔兄弟”及“家叔公”的热情款待和辞别时难舍的心情。

《诗》的第七首《壬寅元旦》,“四表光红日,太平天子春;纪年周甲子,御极又壬寅。细数赏心事,频添尧膝人;将何娱暮景,诗酒对花新”。壬寅元旦指明康熙壬寅61年(1722)春节第二次到贡川谒祖,赏心悦目,对酒吟诗,当时陈芳楷47岁。

雍正癸卯元年(1723),陈芳楷中进士,时48岁。

第八首《丙午元旦》,第十首《拜祖》、第十一首《谒忠肃公祠》表明雍正丙午四年(1726)春节第三次到贡川、沙县谒祖,也是陈芳楷中进士后的第二年,当时陈芳楷51岁。特别是第十首《拜祖》中“水源木本久相承”是在修谱时表示姓氏源流的常用语。第十二首《题洞天灵岩睡像》,说明此次陈芳楷还到永安桃源洞洞天旅游。

第十六首诗《元宵后一日小集超然庐次淇园侄孙》,“百年灯会六旬过,壮不如人奈老何”,则说明陈芳楷于雍正乙卯十三年(1735)元宵后一日第四次到永安安砂谒祖。同时会见了侄孙,此时陈芳楷六十岁,自己感觉有点老了。

陈芳楷第五次到永安安砂谒祖时作第十七首诗《寄鲁壶庵》,“云雁高秋又数番……日月鬓须容我老……”。诗中所写的是秋天,所以此次应在乾隆某年的秋季,时陈芳楷六十多岁。第十八首诗《登洞天和黄可斋学师韵》中“……风清僧舍三庚暑,吟白诗翁一夜头;我亦几回劳杖屦,桃源无路可寻求”。可说明此次陈芳楷还到永安桃源洞。也是第二次登洞天旅游,显然他自感老多了。

陈芳楷第六次到永安安砂谒祖时作第二十一首诗《闻燕》,“春雪红梨社鼓頭,双双紫燕扑簷前……玉人且作周旋计,一去花边一柳边。”可断定在乾隆某年春季。此次还作第二十二首诗《送钟山人》。

乾隆某年秋,陈芳楷第七次到永安安砂谒祖。并作第二十三至二十五首诗,其中第二十三首诗《游洞天蹈月晚归》,“……长披林下风,悠见云间月,照我归迟迟,禾凉香馞馞”。表明他第三次到永安桃源洞游洞天。

以上三次都是在六十岁以后到永安的。

综上可知,陈芳楷曾七次到永安贡川、安砂、沙县谒祖,遍访诸叔公伯叔兄弟侄孙等,均受到热情的款待。其中两次拜谒贡川陈氏大宗祠、安砂祠堂、沙县了斋公默堂公祠,两次在安砂过春节,一次过元宵节,三次游永安桃源洞,且第一次谒祖时间达一个多月之久。在陈芳楷看来,自己是默堂公的后裔,且辈份清楚。据《诗》的注语,陈芳楷是"默堂公二十五代孙,双龙派迁福省螺州"。而默堂公是贡川陈氏始祖雍公的第十二世孙。陈芳楷是螺江陈氏的第十二代孙,可推得螺江陈氏始祖是贡川陈氏始祖雍公的第二十世五代孙,是默堂公十四代孙,是安砂大易公十三代孙。笔者计算过,螺江陈氏始祖是明洪武年间迁螺江,对于雍公的第二十世五代孙来说,这在时间上也是完全符合的。

还必须指出,贡川离福州遥远,加上当时交通主要靠水路,很不方便,而贡川到安砂在当时更是难上加难,陈芳楷七次到永安贡川、安砂、沙县谒祖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且次数之多,时间跨度之长,令人敬佩。陈芳楷谒祖《诗》不仅是螺江陈氏寻租的重要线索,更是螺江陈氏宝贵的文化遗产。

二、对《螺江陈氏家谱》中关于螺江陈氏之源论述的浅析

我们来读一读陈宝琛组织修的《螺江陈氏家谱》(以下简称《家谱》)。《家谱》中有三次修谱的序言。

乾隆癸未二十八年(1763),陈芳楷和陈依德组织修螺江陈氏家谱,同年陈芳楷逝世,享寿88岁,而陈衣德此时72岁。《家谱》中有陈芳楷和陈衣德分别作的《乾隆癸未新修家谱序》(以下简称《芳楷序》和《衣德序》)。

《芳楷序》中有“吾陈孝弟传家,诗书佑启,居螺川三百余载,而巨源公其肇迁者也,盖在前明洪武年间,爱螺川山水佳胜,由新宁徙居于此,门廷里巷处处缀以店前,岂真谓两言雅驯,抑闻新宁有冠峰,冠峰有陈店故,老历传自陈店迁来,……不敢径追始祖之所自出誌,谨也。谱成,宗长命楷与弟为序,楷耄而不文,无可诿,谨拜手言曰……”。

《衣德序》中有“……吾族之迁螺江,由前明赠徴仕郎巨源公始,而迁自何地,出自何人,皆不能详……而兵燹之余,阙略散失,无奈何也。闲者相传,吾族分支于陈店,故称店前。陈遂因陈店而徵谱于玉溪井门诸家,虽十八世有徵仕公之名,而迁徙履历不载,孕嗣名氏不符,则亦在无徴之数。法当从其可信者,以徴仕公为始祖,始祖至今传世十六,历年四百……”。

可见,《芳楷序》和《衣德序》都认为螺江陈氏仅“闲者相传”自陈店迁来,当时无法确定。直到二次修谱时,螺江进士陈若霖在《嘉庆庚辰续修家谱序》(以下简称《若霖序》)中也认为“难于徵信”。他说“吾族自前明洪武间巨源公其肇迁于螺江,蕃衍四百余年矣,谱修于乾隆癸未,盖由中间乒燹散失,难于徵信,慎之也,非缓之也……”。

于是又产生了新的问题,陈楷芳在《诗》中确认祖籍在贡川,为何在《芳楷序》中没有提到。这是一个难解的迷,暂且作如下解析:乾隆癸未二十八年(1763)新修家谱时,陈楷芳已88岁,当年逝世。很可能当时他已处于即将病逝前的思维不清状态,《芳楷序》是他人所作而挂其名。而陈衣德对陈楷芳的谒祖之事并不知情。陈楷芳没有写《芳楷序》可由“楷耄而不文”来证实。

现在回过头来看看陈宝琛在《三修族谱序》中是如何论述螺江陈氏源流的:“宝琛中岁里居,先公以吾族旧谱,自文诚公重修,后逾六十年,命及时谋赓续,其时族兄敬诏垂八秩,及见前度修谱,伯纶才望孚里党,延共经畫,诏兄旋下世,纶兄亦司训龙溪不返,国难家恤相更迭,悼心失图,几中輟矣。犹于其间,徧诣玉溪井门陈店诸乡,谒宗祠,稽谱牒,以证实始祖徵仕公之所自出,未尝忘谱事也。宣统初元被召出山,则属族子维寿陀庵递司其亊,陀庵志愿极宏,尝参酌名人谱例,手草例言十数则,周布遐迩,蒐访遗佚,且引族孙幼绰为助辑成……族弟向宸屏居,多睱请其趣,集族之父老各就支派,徵询填写为足成之,溯自受命,先公迄今盖将五十年矣……”。

从陈宝琛的《三修族谱序》(以下简称《宝琛序》)中可以看出,三修族谱从陈宝琛中岁里居(1884年)开始,前后经过将近五十年,到民国癸酉二十二年(1933年)才最后修成。其间由亲见过前度陈若霖修谱的八十岁族兄敬诏主持修谱,但不久敬诏谢世,伯纶也出外不返;国难家恤,族人没有心绪顾及,以致修谱中断。但仍遍访长乐玉溪井门陈店诸乡,谒宗祠,稽谱牒,以证实始祖徵仕公之所自出。笔者认为,陈宝琛此处并没有证实始祖徵仕公之所自出。陈宝琛于"宣统初元被召出山",后来族谱是"族子维寿陀庵递司其亊”,“且引族孙幼绰为助辑成”。所谓“证实”是在《福州螺江陈氏三修家谱例言》(以下简称《例言》)中。

在三修族谱《例言》的第三段中,“吾陈迁螺始祖徵仕公,旧谱序称于明洪武间由新宁迁螺江,按新宁即今长乐玉溪井门陈店,皆长乐治,宝琛曾徧谒宗祠,详览旧谱,徵仕公名下履历子嗣阙如,而兄子二人明载,出继年代又适合,乃知前所致疑,特为十八世有同名者之故,因得证实,吾螺之分支于陈店而上溯玉溪,世次历历可考……”。以上例言恰恰是族子陀庵所作。根据《宝琛序》中“陀庵志愿极宏,尝参酌名人谱例,手草例言十数则”,说明“吾螺之分支于陈店而上溯玉溪”并非陈宝琛语。

事实是,三修族谱完成时,陈宝琛已八十六岁,两年后逝世,享寿八十八岁。因此,螺江陈氏三修家谱作《宝琛序》时,陈宝琛已高龄,族谱是“族子维寿陀庵递司其亊”,“且引族孙幼绰为助辑成”。陈宝琛作为家族的名人,仅是三修家谱的组织者或主持人。

三、结论与建议

从以上分析可得到如下结论:

1、永安《贡川陈氏宗谱》发现清朝螺江进士陈芳楷的谒祖诗,说明陈芳楷曾七次到永安贡川、安砂及沙县谒祖,诗中陈芳楷确认自己是默堂公二十五代孙。因为默堂公是贡川陈氏第十二世,而陈芳楷是螺江陈氏的第十二世,所以陈芳楷确认螺江陈氏始祖是贡川陈氏始祖雍公第二十五世孙。

2、乾隆癸未二十八年(1763),陈芳楷和陈衣德组织修《螺江陈氏家谱》并分别作序,《芳楷序》只字未提谒祖的事,我们很难找出其中的原因,可能的解析是:陈芳楷年事已高(88岁,当年逝世),极可能已处于思维不清阶段,《芳楷序》是他人所作而挂其名。陈衣德对陈楷芳的谒祖之事并不知情。此有待于进一步探讨。

3、《芳楷序》和《衣德序》都认为螺江陈氏仅闲者相传自陈店迁来,当时无法确定。而螺江进士陈若霖在《霖序》中也认为难于徵信。

4、《宝琛序》中陈宝琛并没有证实始祖徵仕公之所自出。《例言》中“吾螺之分支于陈店而上溯玉溪”并非陈宝琛语,而是族子陀庵所作。三修族谱是“族子维寿陀庵递司其亊”,“且引族孙幼绰为助辑成”。陈宝琛作为家族的名人,仅是三修家谱的组织者或主持人。

5、综合以上几点,建议对螺江陈氏源流作进一步的走访和考证。

评论
全部评论

0.09862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