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天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姓氏网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柯氏
柯氏
2019-08-16 15:35:02 来源:
编辑:jialuyao
点赞:0  点击:1  评论:0

晋江,

是一块神奇的土地,

虽然不太出产粮食,

却总是盛产传奇。

在第一代晋江企业家中,可能让人感到反差最大的、最出神入化的就是柯子江。同样是农民出身,柯子江却把最初的农民形象保持得最为完好。

直到今天,柯子江还是喜欢穿着几十年之前已经穿惯了的中山装,尽管有些破旧,他也全不在乎。出入各种场合,你只有从他的身后转到前面,才能看到他淡定、自信的神情。只有从他坚定的目光里,你才能辨认出,这原来竟是一个伪装成农民的英雄。

至今,还没有人见柯子江使用过手机,没有人见过他在有些档次的酒店宴请过客人,当然,也没人见过他接受别人的宴请。

前些年,柯子江去公司上班,仍然风雨无阻地骑一辆旧自行车。他在晋江市安海镇给儿女们买了六层楼新宅,自己却仍然住在三层楼的旧宅里。

出门坐飞机,他从来不坐头等舱。

当有人问他:“为什么你儿子出门都坐头等舱,你却坐经济舱?”

他微笑着回答:“因为他有一个有钱的爸爸,而我没有。”

1986年成立安东机械锻造厂

生意有买有卖,生活有赚有花,按照常理,有了钱至少不应该再像从前那么拮据,但柯子江这大半生似乎一直是单向生活,只赚不花。买卖都是为了赚钱,少花或不花,也是变相赚了钱,在企业账目上,降低了成本,增加了利润。有人说,他天生就是一个赚钱的天才、一部赚钱的机器。

少年时,母亲给他6角4分钱,让他去买1斤肉,途中他扣了1角6分买了作业本,回家被母亲发现挨了一通骂。那是他人生的第一次“赚钱”,用了一点儿小心眼儿,把自己的母亲算计了一下。

2004年,成立福建晋江机械有限公司

2006年,第一台挖掘机下线

6岁辍学,他给泥瓦匠当小工,用畚箕扔土,一天能挣1元2角。那是他真正赚到了钱,但用的是力气,是苦力。

稍大些,他发现此县和彼县之间番薯苗的差价高达1元以上,他就长途贩运,一次挣到了2000元。那是他赚到的第一笔大钱。这一次,他凭借的是自己的聪明。

几次生意,让他总结了一条赚钱的规律。靠算计人,赚不到钱;靠出苦力,也富不了人;只有靠聪明、智慧再加勤奋才能赚到大钱。

晋江机械有限公司

1979年初,柯子江在安海的农村还有几分田要种,侍弄完农田便出去打零工,替别人卖机械配件。此时,生产工程机械的厦门机械厂正在扩大生产规模,寻找可以给他们加工配件的协作厂。于是柯子江头脑中灵光一现,一下子捕捉到了这个重要信息,想办法与厦门机械厂的业务人员取得了联系。对方要实地考察工厂的规模、设备、加工能力等情况,他就临时托人找到一个生产厂家,把这场考察应付过去,靠自己的智慧和胆略,不可思议地拿到了一份委托加工合同。

合同到手后,他立即召集自己熟悉的24位农民,合伙吃这块“大肥肉”,一人出300元,既是股东又是力工,讲好,苦干一年不发工资。然后,开始租厂、雇人、组织生产……

淘得第一桶金之后,柯子江的事业就算正式开始了。就靠一个租来的校办工厂、24位农民朋友、几位从外厂挖来的技术人员热火朝天地干到1986年,柯子江成立了安东机械锻造厂,开始大举扩张自己的业务。

现在,安东机械锻造厂已经变成了晋工机械有限公司。柯子江42岁的儿子柯金鐤接管了规模和业务范围比原来大得多、现代化程度也高得多的企业。提起锻造厂的时代,柯金鐤的耳畔似乎还在回响着叮叮当当大锤打铁的声音,而眼前也仿佛晃动着一个个赤裸着上身、大汗淋漓的身影。那些人,后来柯金鐤才知道,学名叫作“炉前工”。

那些年,站在自己家的院子里,举目四望,到处都是冒着黑烟的大烟囱。父亲柯子江主要是忙着厂子里的事情,家里的那几分田就交给母亲管理。自己从小到大的玩具,都是钢铸铁打的,免费又结实,不论如何都是玩不坏的——各种各样的钢珠、各种各样的钢圈、各种各样的轴承……最好玩的就是拿着一根打着弯儿的铁条,嘶啦啦地遛着那些钢圈到处跑。

斗转星移。进入1989年,柯子江已经盖起了自己的工业大厦,原来用草棚子围起来的简陋车间,摇身一变,变成了3座大厂房。那些年的变化,就如同变魔术似的,一年一个样。一晃又到了1993年,柯子江的安东机械锻造厂不仅可以锻造、生产装载机的重要部件,而且还能独立安装整机了。发展到1995年,他自己的企业自己都有点儿不认识了,年产值已经达到了2个亿。

然而,柯子江骨子里的一些东西仍然没有改变,最明显的就是对自己依然是那样的吝啬。但在接下来的21世纪里,他却打破了人们对他的肤浅认识,做了一件让大家深感意外又刮目相看的事情。他决定为家乡安海镇建一所中学。2001年8月,经晋江市教委审查合格,子江中学正式招生。

其实这才是柯子江真正想做的事情,

而且仅仅是第一步。

在他的计划中,

在未来的一些年里,

他还要办一所子江医院、

一座子江农场。














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