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天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姓氏网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李白研究的新发现
李白研究的新发现
2020-02-20 09:49:32 来源:
编辑:李刚毅
点赞:0  点击:14  评论:0

王野

  范震威多年缜密研究,细心考证,撰写出李白研究新著,近日由黑龙江人民出版社以《李白的身世、婚姻与家庭》为名出版。
  这部书共以七章的篇幅深入而广泛地研究了李白的家世和人生,对诗人的身境、心境及当时的社会环境,都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在李白研究中,他大胆地打通了文学与史学之间的壁垒,开辟了李白研究的新思路。他据《史记》、《汉书》、《旧唐书》、《新唐书》等正史制成的《李氏族谱辑略表》,上溯几十代,以确凿的证据,考证出年龄小于李白的当涂令李阳冰是李白的从叔,李阳冰是兴圣皇帝、凉武昭王李暠的八世孙,从而反证出李白为兴圣皇帝的九世孙。匡正了郭沫若先生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在《李白与杜甫》一书中所说的李白对人的称呼“自相矛盾,毫无定准”,“不外是以势利眼光在看人说话”,所谓“李九世孙之说,看来是李白本人或其先人所捏造,目的就是抬高自己的门第”。“李真低李暠一辈,论李白与李阳冰同辈。他李白却称李阳冰为‘从叔’,把自己降低了一辈”等谬说。范震威认为,“李白为李暠的九世孙,”既出自救济过李白并为李白写过《草堂集序》的篆书家李阳冰的笔下,又出自和李白有过通家之好的范伦之子范传正之手,而范传正不仅是李白墓所在地之父母官,还曾为李白迁过坟,撰写过碑文,所以应是可信的。而范震威通过对他首创的“李氏族谱”的研究,第一次确立了李阳冰和李白的叔侄关系,从而为李白赠给近亲、远亲和族亲的数十首诗的诠释与解读,找到了一个可资参照的坐标,而这一坐标正是“李白家世研究中最基本的出发点和前提”。范震威根据《李白全集》诗文中和李白有过密切文字交往的亲朋进行了分析和比较,并将这些人列入一个总表,可以使读者一览无余,从而也匡正了以往在李白族亲研究中的谬误,走出了长期停顿难解的误区,这是李白家世研究中的一个重大突破。
  在李白家世研究中,范震威还找到了李白子女名字之源的几个突破点。如根据《旧唐书·柴绍传》及所附《平阳公主传》,范震威揭示了李白女儿名平阳,这“平阳”二字原来是唐初著名的娘子军首领,柴绍之妻平阳公主。平阳公主在丈夫与李唐大军打天下时,组织了娘子军,为巩固后方,支援父兄丈夫的事业立下了显赫的功勋,从而名垂青史。李白为女儿起了平阳这一名字,寄予了乃父的希望。对李白的长子名伯禽,方家们早已诠释过,但伯禽也叫明月奴,却困惑了研究者们千百年,经过范震威的研究,明月奴,就是“明月儿”或“小明月”的意思,郭沫若说明月奴显然是女孩子的名字,也是大错特错。关于这一点,范震威除指出念奴是一女孩的名字外,在李白的同时代与前代中,还举出许多著名的男人名字中有一个“奴”字,如比李白稍晚的白居易的弟弟就叫金刚奴,由此否定了郭沫若先生在《李白与杜甫》一书中所做出的奴字为女人名字的谬断。
  范震威在李白研究中还就李白少时为小吏问题,碎叶的地望问题,咸秦的地望问题,以及吴指南死葬与习俗问题,李白再婚与唐代婚姻制度问题等等,都以文史兼顾的方法进行了新的探索,其所得或许为一家之言,但至少可以为人们在李白研究中提供更多的思路。
评论
全部评论

0.09765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