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天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姓氏网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苏州工艺大师徐红军:让徐氏铜艺在创新中大放异彩
苏州工艺大师徐红军:让徐氏铜艺在创新中大放异彩
2020-05-20 14:35:17 来源:
编辑:徐文静
点赞:0  点击:6  评论:0

57日,学习强国苏州学习平台在《江苏非遗》栏目推出了苏州渭塘:徐氏铜艺在创新中放异彩的视频新闻,美轮美奂的换面、精美绝伦的作品、丝丝入扣的工匠精神,获得了许多读者的点赞。

image.png

据悉,苏州市相城区渭塘镇徐氏铜艺源远流长,最早可以上溯到明代吴县的铸铜名家徐守素。今年51岁的徐红军出生于江苏苏州铜器世家,是苏州远近闻名的民间工艺家,工艺大师;作为相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仿古铜器传承人、青铜失蜡铸造工艺传承人,长期牢记徐氏祖训——踏实做人,艺好炉精,积极投身于雕塑和铜器铸造技艺的传承与研发创新。

image.png

责任+担当 激发澎湃动力

铜香炉是很多文人雅士的心爱之物。阅读时,点上一炷清香,似有红袖添香夜读书的意境;抚琴时,烟香相伴,又多了绕梁三日沁人心的雅致。出身于铜器世家的徐红军,自小就对铜炉情有独钟,三十年来,他一直致力于铜器铸造技艺的传承与创新。

徐氏铜艺源远流长,最早可以上溯到明代吴县的铸铜名家徐守素。徐红军介绍,由于历史原因,先辈徐守素那代留下的实物已寥寥无几。直到上三代,徐红军祖父徐金寿重拾铜器,经常制作一些日常生活用器具如铜脚炉、铜汤婆子及祭祀用具等,弥补日常开支。遇到有人指名定制,才按要求精心制作仿古器玩。

尽管不畅销,仿古铜器,仍是祖父的主攻方向,一生精力,也多花在对古铜器的鉴别、研究和仿制上。徐红军回忆,其祖父常常钻研仿制古铜器,而后将铜炉技艺传到其父亲徐祝明手中。

徐红军1969年出生,那时,仿古铜器并不被看好且销量不大,因此,高中毕业后,徐红军首先接触的是模具。由于自己的努力和父亲的督促,对模具制作花了较大精力与功夫,因而对器具的形态大小拿捏有度。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铜炉,便对它产生极大兴趣,欲罢不能。徐红军表示,这么多年来,之所以一直坚持铜炉制作,一方面是兴趣所然,更重要的是觉得自己肩负着传承的责任。祖辈传下来的东西,不能到我这辈被扔掉。

image.png

让徐红军高兴的是,他的儿子徐鑫也继承起了父业,这不仅意味着徐家的手艺后继有人,年轻人的加入,也将会为铜炉制作带入更多创新与活力。可喜的是,徐鑫也没有让他失望,由徐鑫设计制作的钵式洒金熏炉”“朝挂耳狮扭官帽熏炉”“钵式竹编纹铜炉等作品,也屡屡在国内外博览会上获得金奖。

坚毅+拼搏 重拾失传技艺

徐红军的弘君堂工作室位于相城区渭塘镇渭南路,看起来并不起眼,但也印证了老话酒香不怕巷子深。在展示室内,两排展示架上摆满了各色铜香炉,一件件做工精湛、线条流畅。捧在手里把玩,观其细、活、圆、润之特点,让人爱不释手。

刚开始做铜炉时,常常只成形半个。徐红军说,那时候做铜炉的人很少,网络也不发达,为了攻克难题,他只能靠翻阅书籍寻求答案,如果买不起书,就去书店抄书。在他的书柜里,抄录铜炉制作技艺的笔记本就有10多本。

精心钻研,反复试验,徐红军终于摸着了点门道,逐渐掌握了制作铜炉的技巧,表面鼓胀、型壳分层、高温变形等一道道难关相继被攻克,并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制作方法。

最让徐红军骄傲的是,他掌握了失蜡法的技艺。古人早就发明了一种叫做失蜡法的制作工艺,做出的成品远比翻砂的来得精致,一些高难度的铜具,不用失蜡法是做不出来的。徐红军介绍,失蜡法比通常的翻砂工艺要复杂得多,而且这种失蜡法已濒于失传。

面对难题,徐红军没有退缩,废寝忘食了几个月,他掌握了失蜡法制作铜炉的雕模、翻模、灌蜡、修蜡、挂料、失蜡、焙烧、浇铜、喷砂、切浇口、打磨、做色等10多道工序,又经过五六年的探索和实践,终于使失蜡法在他手中复活,用这种方法制作出的精美铜器和铜炉,既有精美的雕工,又流淌着传统铜器优雅古朴的气质,不仅能与宣德炉媲美,许多地方更显精巧,更受当代人的喜爱。

image.png

现在,徐红军已是相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仿古铜器传承人。2014年,国家博物馆组织了一个10多人的团队前来考察,仅苏州就考察了五六家。考察人员一致认为弘君堂徐氏铜艺,做工精湛,成品线条流畅,气象恢宏,外象耀眼,内涵丰富。最后确定弘君堂作为国家礼品的设计和制作单位。之后,国家博物馆挑选和设计了十多种具有传统文化特色的礼品样稿邀请徐红军批量生产,其中鹰鼎制作成功,最终包装晋京。

工匠+创新 赢得四方喝彩

徐红军的铜炉之所以广受喜爱,除了他制作的铜炉做工精湛,器形精美外,选用质地更是关键之处。我们的铜器都是用紫铜做的。徐红军说,目前铜炉市场上,大都以黄铜质地的铜炉为主,因黄铜熔点只有八百多度,紫铜则需要一千二百多度,用黄铜铸造铜炉难度要比用紫铜低,且本身黄铜比紫铜价格低。为了提高价格,不少商家以黄铜炉冒充紫铜炉,用黄铜制成铜炉的胚,将紫铜电镀在铜炉表面,做成紫铜的皮壳。

坚持品质,精益求精,这是工匠精神的内涵,在徐红军看来,要受市场欢迎,也离不开创新意识,一件好的作品,往往在设计上要有寓意,在工艺上也不能单一。徐红军说,比如获奖作品鎏金錾刻钵式熏炉,在古铜色的炉体上,外加了錾刻鎏金工艺。而錾刻的除传统的龙凤、梅兰图案外,还添加了琴棋书画的内容。钵式炉的錾刻鎏金,不仅使炉体亮丽,而且更有文气,更适合置放在现代人书斋、厅堂中,结合,受到市场的欢迎。

在徐红军的回忆中,曾经有一个关于三彩双鱼瓶的故事。三彩双鱼瓶是瓶身由两条鱼相合成的一种唐三彩瓶器,有一天,徐红军的弘君堂来了位不速之客,手持双鱼瓶照片,自称受某博物院的委托,要求徐红军做一尊水红铜材质的双鱼瓶。徐红军找资料,作考证,不断修正制作细节,终于如法炮制成功。客人非常满意,表示一定亲自把这铜制双鱼瓶送回博物院。谁知双鱼瓶一到香港,就被某机构高价短路。后来又有几位客商闻讯前来弘君堂要求复制,被徐红军婉拒了。他说,精品不易多得,世上已有一尊唐三彩的,现在又有徐氏铜艺的,足够了。

随着徐红军制作的铜香炉名声不断扩大,他希望通过自己制作的铜炉,让更多人了解铜香炉的历史,欣赏到历史文化的魅力所在。


评论
全部评论

0.10058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