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天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姓氏网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寻根记
寻根记
2021-06-16 09:40:00 来源:
编辑:段红光
点赞:0  点击:9  评论:0

     

 

物之本为天,人之本为祖,慎终追远,溯本思源,人之道也。                    ————题记

 

余少时,先祖父春芳公常言:“吾家祖籍河南省彰德府武安县石碓(dui)村。”此言亦是先祖父听其先祖所讲,口口相传,并无文字佐证。

据传,吾青冈段氏一世祖伏云公,会鲁班之技,自河南省彰德府武安县石碓村闯关东至吉林修建庙宇,后辗转黑龙江,至祖父辈方从巴彦县移居青冈。盖因先祖不辞辛苦,勤劳拓荒,挥汗耕耘,家境渐显。自吾父一辈方得以开蒙读书,吾青冈段氏祖居地始有文字记载,文字记录亦如前言。自一世祖闯关东至吾辈已经第五世。

先父在世时,常教诲子孙:“耕读传家久,诗书济世长”,鼓励子孙好好读书,能够济世传家,有朝一日,或可回河南老家寻根拜祖。奈何时值文革,先父11个孙子、孙女,不乏天资聪慧者,但因成不好,虽经纶满腹,终因生不逢时,断无上大学之机会。唯红光读高中时,值改革开放初期,高考恢复,方有上考场平等竞争之机会。

机缘巧合,亦是吾祖保佑!红光大学毕业分配到郑州工作,虽多年工作繁忙,奋力打拼,然其祖父之殷殷期望言犹在耳,念念不忘。

丙申秋日,余自故乡来郑小住。茶余饭后,常与红光、变珍谈起寻根之事。余已八十有六,老迈之躯,尚能行走,寻根拜祖之意越发强烈!有生之年,若能重回祖地,此生无憾耳!亦不负先父之望!

12月1日,天气晴好,红光驾车,变珍陪同,一行三人早早出发,沿京港澳高速一路向北。虽已初冬,但艳阳高照,暖意融融。驶入安阳,红光说:“此即彰德府也。”余心惴惴然,不知此行如愿否?

正午时分,武安即到。变珍已在网上预订酒店,曰武安铂宫国际酒店。变珍办理入住手续,红光与酒店服务员打听石碓村,武安话发音与普通话相去甚远,余或可听懂一半。匆匆用过午餐,稍事休息。

来武安前,红光变珍即做了许多功课,对武安的地理、风物已略有了解,并与武安市市志办取得了联系。下午3点,我们来到市志办,受到市志办孙主任的热情接待。说明来意后,红光与孙主任对话如下:

红光:“武安有个石碓(dui)村吗?”

孙主任:“有啊!现在叫石洞(dui)乡,乡政府所在地。”

余心里一阵窃喜,此行愿望可达也!。

红光:“为什么百度地图查不到石碓村?只有石洞村。”

孙主任:“哪几个字?”

孙主任拿出纸笔,红光写下“石碓村”。

孙主任说:“确实没有这个村。”停了一下,孙主任继续说:“你们寻访的大方向没有错,按照清朝的行政区划,武安确实归河南省彰德府管辖,只是这个村名不对。”

我说:“这也是自祖上口口相传的村名,没有文字记载,这个“碓”字是按照发音猜测的。”

孙主任说:“那可能就是石洞这个地方,因为武安话‘洞’ ‘碓’同音,‘洞’就读作‘碓(dui)’。”

我等恍然,一世祖闯关东时,一定操一口纯正的武安话!每每用武安话告诫儿孙祖籍之所在,希望子孙勿忘根本!代代相传,才有今天的差错,看来,定是石洞村不缪也!

这时,孙主任又找出一本《武安地名大全》,找到“石洞村”,书中如是记载:

石洞村,位于武安市区西22公里处,村庄三面环山,属半丘陵区。相传建村于明代,初时先民住在半山坡,后因村中人口增加,移居至此。临倒流河,依凤凰山,因山上石洞多,故取村名石洞。建村初期氏族为张、段二姓。现皆为大姓,皆建有祠堂,均有家谱。现为石洞乡政府所在地。

有书佐证,更坚定了我们的信心。

孙主任也说:“应该就是这个地方,而且段姓建有祠堂,还有家谱,你们一定能找到始祖源流的。”孙主任的热情令人感动,这个帮助太重要了!让我有了遇到老乡的感觉。先祖之遗训,武安话的发音,还有石洞村简介,孙主任的分析,均证明石洞村就是吾青冈段氏的祖居地。

离开市志办,已近四点,天色渐晚。红光变珍说:路程不远,不如今天就去石洞村。迫切之情溢于言表。

车子驶出市区,向西驰骋。我知道,向西就是巍巍太行,一条南北走向的山脉划分了山西、河北。透过车窗,连绵起伏的山峦依稀可见。路上,运输煤炭和矿石的卡车川流不息,卷起阵阵烟尘,似乎在告诉我,这里矿藏丰富。

倏忽间,石洞乡的标志牌进入眼帘,石洞村到了。

刚进村子,见有二人站在门前说话,停车问候:“老乡,这里有姓段的吗?”

“有啊!不知你打听哪家?我家隔壁就姓段。”

“我们来寻访段姓本家,村中哪家有段姓家谱?”

“他家就有。”那人手指隔壁,同时高声喊道“维政,你家来客人了。”

门里走出个中年男子,中等身材,想必就是段维政了。稍作寒暄,维政引我们进入院中。这是典型的小康之家,正房3间,厢房左右各三间,小院干净宽敞。

维政拿出家谱,小心翼翼地打开。这是一张用厚棉布做成的家谱,长约1.5米,宽约1米。与我家供奉的材质不同,但形制一样。家谱记载的分支约十世。自一世至十世,支脉清晰。仔细观看未看到“伏”字辈。

维政介绍说:“石洞村段姓有共同的祖先,明朝年间自山西省洪洞县大槐树移居于此,至维政辈已经十八世,村中辈分最低者为二十四世。树大分枝,现在分成了11股,叫做西四股七股。我家的家谱是从总谱上分出来的,并不全。

“谁家的全?”红光问。

“段云恒家的全,我这个家谱就是从他家的分出来的。”

“能去他家看看吗?”

好!我带你们去。

说话间,维政推出电动车,在前面带路。车在一座小桥前停下,维政说:“路窄,车不能过。”遂下车步行。

这是一座石拱桥,全部青石建成,两侧苔痕斑驳,桥面青石早已磨平,可见是一座古桥,年代久远。

过桥不远,既是段云恒家,男主人上班未归,女主人正在院子里忙乎家务,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抱着一个约两三岁的孩子正在喂饭。

“把你家的家谱拿出来看看。”毕竟是本家,维政讲话毫不客气。

女主人走进堂屋,稍倾拿出一卷包袱,众人帮忙,慢慢打开。这是一幅更大的家谱,足有两米长,一米多宽。

家谱记载:石洞村段氏一世祖       

                    二世祖     

                    三世祖     

生四子:朋、月、公、洪,是为世祖也。以下直至二十世。

余坐下来慢慢查看,红光更是俯伏在家谱之上努力寻找。很遗憾,并未查到吾一世祖伏云公之名讳,家谱之上亦无伏字辈。余不禁怅然,若干疑惑浮现脑海。许是当年吾祖闯关东后音信不通,生死不详而未上家谱?亦或是武安话口传的吾祖名讳有误?还是自巴彦县抄来的家谱出了错?

虽有遗憾,然此行确定了如下史实,吾青冈段氏祖居地即为今河北省武安市石洞村确定无疑,此一也;石洞段氏来自明朝山西省洪洞县移民,让吾青冈段氏历史上溯至明朝洪武(建文、永乐?)年间,向前推进了600余年,源流可考,脉络清晰,此二也;重回祖居地,寻访到吾段姓之根,得瞻石洞段姓一世祖名讳,夙愿得圆,亦可告慰先父在天之灵!此三也;石洞本家之热情,让人感受到了血浓于水的亲情,四也。

天色渐晚,因要赶回武安市,便谢绝了维政和云恒女人的热情挽留,在云恒家门前与维政和云恒女人合影留念。维政说,可不走回头路从村南到武安。

刚出村头,远远见高岗上有一牌坊矗立,横额上书“石洞村”,停车、拍照、留念。

余站在高岗上,情不不禁回望石洞村,凤凰山巍峨耸立,落日余晖映照中,炊烟渐起,一层层缥缈于树梢之上,越发地静谧祥和维政还站在村头,向我们招手,身边还停着他的电动车。

                         

 

八十翁拙作

                   2016年12月10日 于郑州



评论
全部评论

0.095697s